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点的坐标 >> 正文

【江南】新歌(小说)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现在的歌似乎没了文化,什么含蓄呀、韵味呀、浪漫呀、优雅呀,啥都不顾了。世俗、直白得如同放个屁一般,想说什么,直接道来,而且不加修饰,光光的、裸裸的,好像进了澡堂子听到水声搓出来的声音,再不就是门夹着尾巴的怪叫,还是坐下来写首新歌吧?毕竟大家都是文明人。

新任市长孟春在办公椅上还没坐稳,秘书小禇就神情紧张地跟进来,孟春放下手中的文件,小禇凑过去报告道:“市长,您看,您刚来,也不知哪个小子公然在网上上传了一首他作词谱曲的歌,对青水市的形象进行了极端的丑化,对政府有关部门进行了恶毒诽谤,对和谐美好的环境进行了毁灭性的诋毁。这是一起严重的政治事件,怀河秘书长已经通知公安局介入此事了,一定要把这只幕后的黑手捉出来。”小禇的话刚说完市政府秘书长李怀河急急火火地闯进来,未等孟春开口便高亢激昂地说道:“这还了得,敢跟政府叫板,往政府头上泼脏水,简直是三伏天的大粪缸,泡不大,味不小。我已经通知公安局网监支队,正从网上删除这首歌,这小子真是吃饱了撑的,花花肠子转筋,尽放罗圈屁。”孟春看着两人忿忿不平的样子,平静地问:“什么歌有这么大威力吗?社会主义的大厦还让它唱倒了不成。小禇,你去搜份歌词来,让咱们也见识见识,萤火虫的屁股,能有多大量(亮)。”小禇转身出去,李怀河内疚地说:“市长,俺是尽心尽力想干好工作,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儿,都怪俺政治嗅觉不灵,反应能力不敏捷,让坏人钻了空子,市长,俺……。”孟春摆摆手说:“嘿,你这个同志,事情还没有搞清楚,没必要现在就开始做检讨啦。这林子大了,谁知道会飞出什么鸟来?你呀,别那么神经过敏。”正说着,小禇把打印出来的歌词递过来,孟春仔细看了看,笑道:“嘿,这小子还说得挺客观,你看,路道边没有树,河里不见鱼,刮风下雨一出门地上全是泥。你看还有:钢厂冒黑烟,药厂味冲天,路过行人没处躲想往地下钻。这不正说明我们环保工作有问题吗?”孟春放下歌词对秘书长李怀河说:“我看这首歌不错,把我们工作中的问题全放在太阳底下啦,一下子是觉得太刺眼,可仔细想想却是那么回事。我看你把歌词给市政府有关各局领导人手一份,让他们对号入座,提出问题整改的措施和时限来,下周在市政府扩大会上要讲出来。你看怎么样?”李怀河听完孟市长的话,缓了缓神才转过弯来,吱唔地说:“行,行,按市长说的指示办。不过,也太便宜这小子啦。”说完走出屋去。这边孟春吩咐小禇道:“快去告诉他,不要在网上删了,老百姓说说心里不满情绪,就让人家说出来吗,什么事儿搁谁老憋在心里,迟早也得憋出病来。”

孟春回到家,妻子树仙跟过来转过去地打量着他,孟春靠在沙发上,不解地问:“看什么呢?我这脸上又没长花。”树仙凑到近前,神神秘秘地说:“你没听说呀?人们都传开了,说是有人编了一首歌骂政府呢。你说咱刚上任,就碰上这种事,这不是给你添堵吗,这工作还没出彩,却出了骂歌门。”孟春“嗤”地笑出声来:“谁这么有水平,什么事儿都往门上安,骂歌门?门都卖不出去了,也搞传销了,乱弹琴。”树仙说:“只要你没往心里去我就踏实了。不过那歌里说的事儿也是明摆着的,城管执法横,警察说话狂,我刚才买菜就看见城管抢人家秤杆子呢,瓜子洒了一地,唉。”“是啊,该把问题摆出来晒晒太阳了,不然,整天唱赞歌,还不是皇帝的新衣裳,光着屁股逛大街,不知道谁丢人呢。”孟春边喝着茶边说。树仙担心地说:“问题这么多,你管得了吗?别狐狸没打着,闹自己一身臊。”孟春宽慰地说:“决定成败的,不在高处,在洼处,就看你在棘手之处能不能耐得住,我这人还习惯了,没有挑战,没有仗打,还活得没有情绪了。”树仙说:“你呀,不撞南墙不回头。”孟春笑道:“南墙要是挡道,就把它撞塌喽。”

环保局长臧天在服务员引导下,推开雅间的木门,上前两步对已坐候的几位局长拱手抱歉道:“哎呀,实在对不起,刚散了班子会,晚来一步,失礼、失礼。”建设局长马速讽刺地说:“就你忙,下班了还开会,你以为你是联合国安理会长啊。”城管局长李大乱跟着起哄道:“没错,下班开会是不是又搞什么创新试点?出典型经验啊。”园林局长林青站起来打圆场说:“哎呀,行了,行了,来了就好,罚两杯不就得了。”臧天坐下苦着脸说:“还用问,来晚了还不是那破歌闹的,孟市长要工作整改方案,这不忙到这会儿了。”马速说:“你以为就跟你要啊,各局都有份儿。不信你问他们。”李大乱不平地说:“你们说,不就那首破歌吗?非拿咱们开刀,又搞问题分析,又拿整改方案,等于一个破业余歌手给咱们出题,让咱鸟儿问答啦。”“谁知道市长哪根筋动错了,你抓工作出思路定调子竟用首破歌当靶子,那小子的胡言乱语你也信呢?再说几句牢骚话,犯得着这样吧,癞蛤蟆戴凤冠,它也得配。”马速一放筷子气愤地说。林青笑笑说:“哎,咱凑一堆儿干什么来了,说点高兴的事儿吧。工作的事儿,咱还是磨道上的驴,听喝就是了,再说谁还不是屁股决定嘴,坐在什么地方说什么话。就说刚才进门的时候,我把衬衣脱了,服务员就不让我进来,说我衣冠不整,眼看着几个大姑娘小媳妇穿吊带,光着脊梁露膀子的他不管,到跟我说开事儿了。”臧天笑着说:“你呀,现在女人穿的少那叫时尚,男的穿的少那叫流氓,你到哪说理去。”马速也乐了:“不过男人女朋友多叫本事,女人男朋友多叫不正经,这不扯平了。”李大乱举起酒杯说:“来,咱们喝一个,你没看这工作一周一报进度,三月一回自查的,咱们也难得清闲了。”马速说:“管他呢,市长要出政绩,还指望各位贴金呢。想让工作一步到位,可不是说话的事儿,那牛皮不是吹哩,火车不是推哩,太行山上石头多那可不是堆哩。”臧天说:“这杯子都举半天啦,再不喝就成雕塑了。”你们还别说,市长这招借坡下驴手段还真高,谁的工作好赖不说,反正是群众说的,有点讲民主的味道。”林青笑着说:“拍,更劲拍。人又不聪明,还学着当秃顶,进步很快呀。”臧天骂道:“去你的吧,经地打场,碾磨直拉。”林青诧异地问:“啥意思?臧天说:“不走脑子呗。”大家哄笑起来。

孟春让城镇面貌大变样的思路如愿进入了“动车时代”,呼呼啦啦一片片高楼拔地而起,环保执法,食品打假、城管整治、交通治堵……多并措举齐步前进,工作节奏快了,发展速度那叫一个快,真让人有几日不见,进入陌生之感。在普遍追求大干快上的风气下,质量安全隐患时时发出报警,刚建成的飞龙大桥,桥上的护栏竟被一阵大风刮到了。四百多米,那叫一个脆。这天,孟春正在看飞龙大桥的事故分析报告,市纪委执法室主任大老李走进他的办公室。大老李单刀直入地批评这种冒进式的发展,孟春不以为然的说:“时间就是效率,就是成绩,现在全国都一样,谁不紧赶就得落后。”大老李说:“这种新型大跃进符合科学发展吗?什么叫尊重科学,混凝土什么时候干、工程什么时候完都是有科学依据的,桥塌了,楼倒了,你对这些垃圾工程就没责任吗?发展速度是快了,有本事你新建的大桥别挂铁牌子,大车不能上也叫高架桥,这种关系老百姓人命的事不考虑,只要政绩,想让职务也搭快车,你坐着踏实吗?”孟春为难的说:“现在局面已经掀起来了,总不能急刹车吧?”大老李说:“那还能没法,加强监督管理,质量安全生产执法大检查,用法规制度消除隐患,放缓速度。”孟春笑道:“我怎么把这事儿忘了,纪检监察才是为发展保驾护航的,老李你来的及时,及时雨呀。”大老李说:“你行了吧,不出事儿你是想不起来的。你这种速效是一时的,长效才是持久的,你看让你们闹得连生孩子都没耐心了,剖腹产也来个速效,赶时间,抢速度,忘了五八年的教训了。”孟春若有所思地说:“哎,车速太快了,前面一转弯,咱就得撞树,是得悠着点。”大老李问道:“哎,听说你策划了首歌,把各部门的工作都骂了一通,回过头来个全面治理整顿,利用民声改变各局的工作,有这事儿吗?”孟春笑道:“哪是我策划的,我也不了解情况啊?那是老百姓的呼声,别看是发牢骚,也确实暴露出我们工作中的问题吗。”“行啦,你就甭瞒我了,你这种借力给力的伎俩只能留着糊弄鬼去吧。”孟春凑近大老李说:“这你都看出来了,千万得保密啊。”大老李说:“保密,也得有个条件吧。”孟春问:“啥条件?”大老李站起来说:“啥时候也不能忘了监督,别忘了没有约束的权利迟早会出问题的。”孟春笑道:“那是,光听赞歌头也会懵,听听警钟才清醒啊。”说着两人都笑了。

南昌癫痫医院名单
郑州的癫痫病医院排名
癫痫病的治疗最好的药

友情链接:

刑余之人网 | 高三数学复习方法 | 泰币对人民币 | 精灵大陆 | 芷江房产网 | 池州齐山 | 高斯模糊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