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阀门重量 >> 正文

【海蓝·小说】吴二虎醉酒娶娇妻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张春明

公元960年初,汴梁城内正沉浸在歌舞升平之中。当时正值大年临近,城内民众:人人兴高采烈披红挂绿,个个欢天喜地辞旧迎新。帝王府内也是这般的热闹,临近大年,太后已经传出旨令,东西两宫各相出资,东宫从初一到十五在城内设粥锅施舍百姓,西宫从十六到三十发放薄银以缓解民间疾苦。听到这般传言,城外百姓便蜂拥而至,这样不花费的饮食及银俩谁能不赶来贪图。

一时之间,汴梁城内便人满为患,外来人口住无居所,食不裹腹,盗贼四起,民怨沸腾。没几日时间,忽然城外就传来消息,说北汉和辽国联合来进攻汴梁,于是朝庭便赶紧发出话,并派遣朝中大将赵框胤出征,并委以重任,他随时可以调动全国兵马,即日就要发兵去平乱。

却说汴梁城内,朝庭重臣韩通有个表弟叫胡文远,这个人当时任御前带刀侍卫总领,可以说那是非常的风光,但这个人在民间的口碑却极坏。胡文远仗着自己经常出入宫庭还有表哥的蔽护,私下里为所欲为,抢男霸女,收刮民财,民怨深积。那一天赵框胤带兵出征,许多人都来到街上观看,胡文远也混在了其中,他来此有三个目的,一是要查看自己那几个生意的情况,二则就是还要再寻找一番,看看哪里还有那繁华的地段,不如趁机就抢占过来。胡文远来街上还另有一个目的,前几天太后出访安民时,他当时见到一美妙的女子正混在人群当中,那真是:貌若天仙太翁醉,身材小巧世不同,回眸笑望酥筋骨,稀有国色天香容。

后来胡文远多方打探,也没有再访到这位美女。那几天胡文远心里突然就冒出那种寝食难安的感受,似乎不把这位美女找到,自己就难已在世面上立足。正悠闲的朝前走着,胡文远眼前就是一亮,真就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原来就在当街的对面,那个女子正驻足观望,她身边还另守着一男一女两位老人。

这种事情如果放在平时,胡文远肯定会直接闯过去,先拦下她们再说话,只要能找到半点差错,那就可以先把人带回去,再以种种借口,便可把美人索图到身边。

街路上,赵框胤带着队伍正在前行,胡文远忽然就瞧见队伍中有几个熟人,于是他便笑着点了下头,然后就直接穿插在其间,他就想扑到对面先把那女子稳定住再说。

却说队伍中有一高大汉子,他却不认得胡文远到底是谁,这个人他就是石守信的部下,他只有个混号叫吴二虎。

当初吴二虎来当兵,他只知道自己姓吴,在家排行第二位,人们就叫他吴二,后来因性格特别急躁,身边人这才增了他一个混号为吴二虎。说这胡文远当街穿行,如果放在平时,谁都不会拦他,可今天他就碰到了吴二虎,这个事情就变得复杂起来。说这吴二虎人高步大,他和胡文远两人就在路上横撞在一起。那胡文远本是行武出身,他眼瞧着吴二虎迎面撞过来,于是脚下便使足了力气。在这汴梁城里谁能不知道胡文远的脾气?两强相逢他必争,谁若不从刀相迎,拳脚棍棒当胸去,十有八九遇血腥。

常言说“人逢混号八九凶”,此话一点都不假,那“吴二虎”的名字所以被人给叫响,就他这身骨肉都瞧着虎虎生威。其实吴二虎已经瞧见了胡文远,他心里就嘲笑,小子你这就是活的不耐烦了!你竟然敢朝我吴二虎的身上撞?我这一下子撞过去就能送你上西天!

这胡文远毕竟就是横穿路面,即使他已经做过准备,可与吴二虎撞到一起却如何都占不到便宜,只见他身子朝后就弹了出去,直接就撞翻了三五个人,他一时恼怒就从身边夺来把刀。胡文远一个翻身窜过来,他先摆好个架式,再把刀尖朝上挑,一个开门过后就面露凶相。那吴二虎也不是吃素的,他把胡文远撞倒就咧嘴笑,小兔崽子,我这可是给你留了面子,否则我就把你当街再狠狠的扔!眼瞧着胡文远翻身起来就把刀拽,吴二虎两个眼睛就瞪起似铜玲,他反手就把长枪向前挑,嘴里就讲着,小子呀!我马上就要了你的命。

毕竟是行军途中,于是一些熟人就赶紧把他们二位给拉开,推的推走,停的就只留下,但他二人从此就结下了仇,他们两个人都发起狠誓,不出了这口恶气,我就再不用自己这个名!

却说出征队伍来到陈桥驿,这一日赵框胤的酒刚醒,他身边那些铁哥们就刀枪列队,他们就把天子迎,个个口呼万岁,有人就上前把黄袍朝他身上挂,说大哥,从今天起,咱们过去那一套就得扔,大哥以后你就是我们的真龙天子,我们只听命于你,你只要手臂挥出,我们就会拚命的朝前冲。

于是赵框胤就率兵回城,大臣韩通闻听到陈桥兵变,他就赶紧飞奔回家,要准备兵马来迎,无奈他势单力薄,刚刚来到街上,就在荒乱中丢了命。而宰相范质、王浦等人只能限于屈服。

正月初五这天下午,赵框胤废去柴宗训,自己称帝,建国号为宋,并定就在汴京,史称“北宋”。建年号为“建隆”。赵框胤登基就赶紧发布旨令,所有宫兵都不许扰民,违令者斩!号令贴出,商家便快速恢复起营业,民众便逐渐安宁。并下发赏银给有功的弟兄。

这一日吴二虎约了几个兄弟上街来喝酒,这次兵变他们都出了力并立了大功,于是怀里的银子就成倍的长,那要不花出去真就对不起肚子,主要就是会心尖疼。来到街头,吴二虎就吩咐弟兄们,说地点就由你们选,吃什么、喝什么都是你们说了算,我的银子你们就尽管用!谁都不要心疼。就有个弟兄上前一步讲,说二虎大哥,你的银子也不能就这么扔,我们几个都已经算计过了,这一次就花我们的,你那一份就等着把家成。吴二虎就放声大笑起来,说我那丈母娘还不知道她在哪呢,如果现在能遇到她,我得赶紧催她快把我的媳妇生。

众人朝着一家酒店走过去,迎面就遇到有人乞讨拦在了路当中,那老汉脸上仿佛就蒙了一层土,老妇人却满脸泪水,似乎已经病的不轻。吴二虎本想绕过去,可他忽然就想起自己的老娘如果活着也该是这个年龄,于是他就仿佛听到娘在告戒自己,说老二呀,如果遇到那沿街要饭的,你就找出一文钱给他扔。吴二虎于没有多想,他伸手就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然后就低身交给了老妇人,说老妈妈,这是二十两银子,你就当做是自己的儿子孝敬的,我瞧见你们二老沿街讨要心里就疼。快带着银子回家去吧,日后再有难处就来找我吴二虎,我一直就住在兵营中。

辞别两位老人,吴二虎就随着兄弟们走进酒店,就有个兄弟就冲着他脖子粗脸也红,他上前就向吴二虎询问,说二虎,你真不是个东西,那两个老人到底是不是你的爹妈?我们可从来都不知道这个事情。吴二虎知道这位弟兄是误会了,说我的爹娘早就不在了,可就是在刚才,我却似乎就听到娘在和我讲,于是我就把银子朝那两位老人身边扔,我听人说过,与人父母多孝敬,下世才有爹妈疼。

吴二虎几个人正在酒店里吃喝着,刚才那对老夫妇就就出现在面前。老妇人走上前来就低声讲,说这位好汉你可贵姓?咱拿了你的银子不能就这样走,你得给咱留个名。吴二虎就摇起头来笑了笑,说贵姓不敢我姓吴,我的爹娘都已经过世,所以看到你们在街头讨要我就心疼。请问二老你们还有什么事?难道你们没有住处只能在这停?老妇人赶紧回话,说刚才我听到好汉叫我一声老妈妈,咱心里突然就暖的不行,现在又听说好汉的爹娘都已经不在了。我就有个想法要和好汉你讲,不知道你是能应不能应?吴二虎赶紧站起身来,他直接就来到老妇人的身边,说老妈妈,有话你就尽管讲,我吴二虎如果说了个不敢应,那我就不是爹妈生。老妇人就点头,说即然好汉你敢应下,这个话我还真就得和你来讲明。我真想把你找到家里吃顿饭,顺便还有话再把事情讲清。吴二虎就赶紧搬来椅子让二老坐,说有话你们就赶紧讲,放到明天我就会脑袋疼。老汉就重新站起身,说我姓刘,这个主意本是我想的,其实我并没想就把你认做儿子,可我老伴她却说那样肯定不行。原来是这么回事,我们有个女儿她叫小英。就在前几天,我们原本就是来城里讨粥喝,不想就遇到一个无赖,他就把小英给相中。后来他就把小英子给抢了去,我们叫天叫地都叫不应,刚才英子她妈就和我讲,说这位好汉他人不错,不如就叫你去把英子救,她认为你一定能把这件事情给办成,于是我就想最好能把你当做女婿认,那样你就能去把自己的媳妇救,我想这样做就准能成。

听到刘老伯这样讲,吴二虎马上就把问题来讲清,说二老在上,我吴二虎不是那不懂事理的人,咱们救人就是救人,说别的那就是万万都不行,你说的这个无赖他住在哪,他家的路你们知不知道,还有他的大名。刘老伯赶紧就讲出,说去他家的路我知道,胡文远就是他的大名。

听说这个无赖叫胡文远,吴二虎血就往头上顶,两眼也泛了红,说我正愁找不到这个家伙,不想他就敢项着风往前冲。吴二虎当即就掀翻桌子大声吼,说弟兄们,刚才这个话你们是否都听到,用不用我再和你们来讲明。几位随行的弟兄便点头,说二虎哥哥,你如果敢带头,我们就敢跟着冲,只是这个时候万一要是惹出点事情,那可不好办,“扰民者斩!”这可是朝庭的旨令。吴二虎就放声大笑,说我大哥石守信,他可是和赵框胤拜了把子的亲弟兄。我就把实话告诉你们几个,这个胡文远他早就应当死!咱先不说他和我打的那一架,只说他的表哥韩通,他为什么就被砍头?就因为他没把我大哥的大哥赵框胤放到眼里,所以他就必须得去死!

周文远!这就只能怪你的命不好!吴二虎冷笑起来,他的笑声非常瘆人,他那几位弟兄就知道二虎哥今天又要大开杀戒。

据说血光之灾在发生前都会有很强的预兆,当事人或者兴奋、或者悲哀,周文远此时就很兴奋。这个女子她就真清秀,咱是一眼就相中。

把小英抢到家里,胡文远先是把她关起来,他就是要狠狠压压她的性子,越是漂亮的女人就越有这个必要,有些女人只是被关了几天,她们自然而然就屈服,所以小英子就一直被关在柴棚。胡文远今天正赶上闲来无事,新主赵框胤主张原班人马不再调整,只要能肯于屈服,那就能保住性命,胡文远认为表哥韩通死的不值。不就是把头低下吗?这有什么了不起,谁来当皇上对咱自己都一样,只要自己能见风使舵,花天酒地的日子就能照常过。胡文远忽然想起那个被抢来的姑娘,还不知道她的名和姓,那两个老不死的已经派人给赶走,我要你们没什么用。

想起了美人,胡文远赶紧派人去把她提,说先不要给她松绑,我还要好好的折磨折磨她,然后再把绳子松,女人的性子磨软了才好调教,否则日后说不定什么时候她还会疯。胡文远坐在厅堂上,他就觉得今天的天气格外热,似乎自己就不该穿衣服,可瞧向左右的人照常都很冷,谁都不象自己这样,他就觉得奇怪,今天的感觉怎么就和平时不相同。

四周仿佛有人影,可仔细瞧去却什么都没有,再瞧向别处,这种情况就依然又分明,似乎周围就另有一种风景。胡文远觉得自己应当喝些酒,欣赏美人才会有感情,这个美人她最好会唱些小曲,以后把她带在身边自己会很享受,她也自然就有了用。

身旁忽然多出个陌生人,好象还是个朝庭命官,他身后跟着几位侍卫,似乎和自己的身份有点相同,但按装扮来区分,他又好象是当朝重臣,而官职还要比自己大很多,只是这个人却从未见过。胡文远觉得自己应当客气些,于是就招手示意,就让他坐在对面。对方也很客气,也点头向他致意。

小英子已经被带上来,她仍然还不服,但也不出声。

胡文远就示意对方随便些,说你不必在意我,你吃你喝我都不心疼。

胡文远刚拿起酒杯,外面就传来吵闹嘈杂之声,胡文远就传下话去,说外面不许喧哗,有贵客在此,谁都不得无理。

外面的情况似乎很严重,好象有人在对打,并不时就发出几声凄惨的嚎叫。胡文远非常烦闷就把酒杯狠狠的摔出去,并高声喝骂起下人,说都是无用的东西!谁这样大胆,竟敢闹到我府上!胡文远站起身几步就来到门前,他就看到有个莽汉正挺着金枪胡乱刺,自己府上已经有人在把腿蹬。

真不知道天高地厚,我马上就送你上西天!胡文远怒吼了一声,他已经发现了来人是谁,只见他一个猛转身,再两步挪闪又猛的跳动起,他轻轻的伸出手,那把侍卫佩刀就已经拿到手中。再用右脚尖轻点墙壁,一个转身,胡文远就再次跳到门前。提着刀几步快走,胡文远就来到院子里,他提高了声音,便指着来人怒骂,说吴二虎!今天是有我没你,有你就没我!显然胡文远已经知道了吴二虎是谁。

吴二虎手里的这把金枪,仿佛如舞动的长蛇,只见他上下左右挥动,那杆枪就神出鬼没,带动起寒风,真就是令人防不胜防。可胡文远手中的这把佩刀也不吃素,只见他抡起这把鬼头刀,仿佛就打开了地狱门。

在武林中,凡是高手过招,短兵哭与长兵器对打,很少有谁能占到便宜。另外吴二虎这身武艺那可是用流血的代价磨练出来的,他又是石守信的部下,没两下子怎么能和赵框胤扯上些关系。只见胡文远挥舞着佩刀就朝前冲,他似乎就想一刀要了吴二虎的命,所以那个架式就格外凶。

那长枪使好了,真就神鬼难防。虽然说是枪挑一条线,可吴二虎手中的这杆金枪就能指东打西、挑下刺上,左右来回翻卷起,上下晃动就抖成了车轮,看得胡文远两眼都已经直了,平时他的能耐已经不知了去向。

癫痫病应该如何治疗
吉林癫痫病专科医院较好
腹痛性羊羔疯是怎么回事

友情链接:

刑余之人网 | 高三数学复习方法 | 泰币对人民币 | 精灵大陆 | 芷江房产网 | 池州齐山 | 高斯模糊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