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潢川房价 >> 正文

【笔尖】二亩三分地的故事(短篇小说)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听说钱塘要修建一条南北贯穿的国道,国道刚刚好要从老高家的稻田里穿插而过——为了补贴已经絮穗的稻田损失,国家打算把整个稻田买下来。这个消息可就像一枚地雷丢进了燃烧着的火焰里面,在这个沉默很久的小山村里顿时炸开了锅。

老高一边慢腾腾地挪动着搁置在门口的大藤椅,一边歪着嘴巴咿咿呀呀向身后皱着眉头发呆的老伴说着什么。原本就燥热难耐的酷夏,因为村委书记的这一个消息,变得更加的烦闷不堪。

村委书记看一下老高,不禁深深的倒吸一口气,心里暗自琢磨着:你说这老高,啊……也算是一个老好人。年轻的时候在村里做着会计,为人老实、办事严谨。平时不但没做过坏事,当年闹饥荒的时候,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还恁是收留了几个落难人儿。在五十年难得一见的大洪水里,不但不顾个人的安危,奋力抢救他所负责的公家财产,还从雷电底下救出四个奶娃。

你看现在是分给他一块大元宝了是吧,难咯——你说这样的一个老好人,怎么到了晚年,他还不能落个安稳日子过呢?

想到这里,身体就下意识的往前挪动了几下脚步,嘴巴嗫嚅了几下,喉咙里一咕噜,心底的话还是没有说出来。

“哎呀,他大叔啊,你说的可是当真属实哩?”高奶奶是一个足足有三四百斤的大胖子,也不知道是吃的什么长成这样——笆斗大的脑袋,齐耳的短发,一双招风大肥耳朵对称着一双滴溜溜被肥油掩盖的眼睛,唯一一个耐看的,就是那高挺精致的出奇的鼻子,两个脸颊却是被脂肪胀的油光发亮——这模样老书记不看还好,看到了心里落了个酸溜溜的不是滋味。

也难怪,要说这高奶奶,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美人胚子,前村后院的爷们少不得惦念她的。家里家外忙活着,老高头还一万个不放心的隔三差五的打翻了醋坛子瞎闹腾几次。

直到五十四岁那一年,好好地一个人就那么没半点征兆地倒下了。急慌慌的送到医院一检查——子宫癌——老高头六神无主四处挪借,好在事在人为,在大家齐心协力帮助下他勉勉强强地凑足了手术费——求爷爷告奶奶的总算是给老伴做了手术保住了性命,可是从此以后老伴的身体却像是吹了气的球一样,蹭蹭的往上鼓。

就为这,三媳妇没少抱怨老高头“不知后人疾苦,扣住了钱财硬是给老奶奶吃的好了。”

“是啊,怎么不是啊,这事情能和你开玩笑嘛?再说了,话说回来,我说假话瞒你,到时候你向我要钱的时候,我不可能自掏腰包给你补上吧?”老书记眨巴眨巴眼睛,看着高奶奶那一双肥硕的大手,只感到一阵狂风凭空升起,一只足足有脸盆大小的巴掌已经横扫到他的眼前,他急忙身体往边上一闪,险险避过这一莫名的灾难。

且看他身形还未稳定,一个巨大的巴掌又横扫过来,掌风带动起周围的空气直直的扫向他的肩膀。只感到刀光火石间,一个结实的大凳子吱呀一声,划过地面哧溜的窜到他的屁股底下。

老书记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人已经吃痛的坐到了凳子上面,只是把老书记惊吓的瞪目结舌,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想不起来自己刚刚在脑海里一闪而过想要对老高说的话。

在抬眼看向高奶奶,丝毫不知道自己无意的一巴掌对老书记而言却是做了什么样的伤害一样,无辜的挪动着肥硕的大屁股,那巨无霸的身形因为没有凳子可以坐,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地面上。那一双深陷在一堆肥油里的眼睛,滴溜溜的看着老书记,蓄满脂肪的嘴巴,看见书记对自己瞅,满是豪爽的对书记扯开了龇牙一笑。

这一笑不打紧,只是让书记眼前一阵晕眩地看着地上的老奶奶,只怀疑自己是看见一只白花花的大肉虫子在挪动。

“好好地一个美人,恁是成这般恶心的模样。”心下里一阵念想,胃里就不听使唤地捣腾起来。

“嗯嗯嗯……”高老头似乎是猜出了老书记的为难,嗓子里呜呜啦啦的嚎叫着,老奶奶却是一时兴奋忘记了听老头儿说话,斟酌着看向老伴,脸颊子的肉一颤一颤的问他:“死鬼,你到底是呜咽的啥?”

“这个……那个……”老书记犹豫了一会儿,心里有些怯怯焉的看着老奶奶那肥硕的大手,挣扎了好一会儿还是站直了身体尽量以着老奶奶没法觉察的速度挪向大门口,“如果没得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啊——村里面还有别的事情!”

老奶奶纳闷的看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挪到门口的书记,眼睛滴滴一转,似乎是有些明白的点点头带动起下巴下足有五六层厚的脂肪,十分明了的看着老书记柔声安慰道:“去吧,这里就劳烦书记您费心了。”

“哟,老叔也在啊,怎么就我才来您老人家要走啊?”忽然的一声脆脆的声音,打断了老书记抬起脚步往门槛外岔去的动作。

老书记和高老头齐齐向声音的源头看去——人还没有出现,可是这震慑性的脆响却是让高奶奶心下里一个踉跄。

“听着声音像是你们家的三媳妇,可是她足足有三年没有到这小山村来过了啊!”老书记心里犯嘀咕,嘴巴却是不知不觉的溜了出来。

“好你个刘坎儿,小辈我尊重你喊你一声老叔,你还真的把自己当那么一回事儿了啊?平白无故的挑拨我和他奶奶之间的感情也就算了,你还说我几年不回家了。这里就是我娃她爸的家,自然也是我的家,我回自己的家也要你咯哩啰嗦半天吗?”人未到,声音已经划破燥热的天空,直直的贯穿老书记的耳膜。

老书记只是憋着一口气,哆嗦着嘴巴看向从远处歪脖子柳树后面晃出来的火红色身影。

这个身影,一袭火红色的齐臀连衣裙,V行的领子刚刚触及浑圆的乳房,还不用弯腰那一道可喜的事业线就已经淋漓尽致的显现在老书记的眼睛里。一道刺眼的白光在颈项的透明项链里闪烁着,嫣红的口红把那双殷桃小口搞得像刚刚喝过血一样。

倒是那一双勾魂的桃花眼,一边瞅着老书记,一边拿鼻子在屋里绕着圈儿的四处嗅着。

“哟,这不是腊梅么,今天怎么有时间过来了,也不提前说一声,不然我也好到前院去给你打两斤肉做个你最爱吃的水饺来。”高奶奶看见三媳妇,先是一愣、脸色一僵,而后迅速的柔和下来,满是怜惜的看着这红红的身影。

“哟,我回自己家还要对你们一个个的通报啊?不过,话说回来了,也是……毕竟搬出去有一阵子了嘛。这个家呢……一天不回来,村里的人就搞不清谁才是真正的主人了?!”腊梅看见老婆子也这样对自己说,不免是心下里有了委屈没处发。看着从自己进门就始终都不曾说过一句话的老公公,眼睛一眯,猫着腰杆子就走了过去。

“我说爸啊,妈她要我回家之前通报一声,你说搁以往你好好的时候,这家里哪天少了大鱼大肉的啊?”

“混账东西,你就这态度对她爷爷说话的吗?!”老奶奶和老书记还没有来得及发出呵斥,一声干硬霸道的暴喝却是划破了沉寂的空气,生生的砸疼了老爷爷的耳膜,使得他眉头紧皱的看着跨进一只脚的来人。

“你算什么东西,敢对我大呼小哧的?”看见来人,三媳妇不免乐了,身体斜站着双手携腰的睨眼瞅着来人,“一个乡下来的土八路罢了,也敢和我在这里唠叨?!”

“你……”来人气急,一时打起结巴来,使劲的呼出几口气逼迫自己沉着下来以后,定睛看向高奶奶,犹豫了一会儿转眼看着三媳妇:“我说他三娘,你好歹也是城市里来的文明人,怎么对家里的长辈也罢,同辈份的我们也好,总是一副吃了狗屎的欠抽样子呢?”

“你……好你个老黑妹,算你狠!”三媳妇似乎是被说到了短处,一时憋红了脸站在那里,不时回头看一下门口。

这做的是么事儿,人家的兄弟是越多越热闹,他家也是——可是却是热闹的过火的那一种,也不知道老高头哪辈子做了孽。看着乖拰霸道的三媳妇,在瞅瞅看着老实但是同样不是省油的灯的大媳妇,老书记在心里开始替高老头抱不平起来。

“哟,今儿个还当真的是热闹哈,怎么他大舅母三舅妈都来了啊?”就在大家都沉浸在各自的思想里的时候,一道不和谐的声音打破了三媳妇的怒火。

几个人齐齐看向门口,一个穿着一套墨绿色西服的女人,扭动着腰杆子一阵风一样的晃进了家门。

她是一个有着四十岁左右的女人,一手挎着个篮子,一手扶着腰杆子,媚笑着看着老奶奶,殷切切的喊了一声“妈!”

刚刚还像霜打的茄子的老奶奶,此时却是来了精神。中气十足的回了声哎,而后挣扎着从地上爬身体,全身颤巍巍的挪向女人,一双肥嘟嘟的大手猛地伸出来就要去接女人手里的篮子。

女人急急的闪过篮子,微笑着摇摇头,看一眼门口因为自己的到来同样兴奋不已的高老头,用眼角的余光不无疑问的扫过三媳妇、大娘子的脸颊。

“你们怎么来了?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打从我爸病好了以后,你们就没有出现在这个小院子里过啊!”

“哎,兰英……”大娘子看一眼身后对着自己使劲狠瞪的三娘子,嘴角抽搐了一下,而后嗫嚅的看着这个最小的小姑子,“话可不能这样说,这你也是知道的,你大侄子打从前年结了婚以后,侄媳妇隔年给家里添了一对宝贝孙子,你大哥一年到头的在外面赚钱顾家,我呢就负责带带孙子。你侄子和媳妇在学校里上课也辛苦,十天半个月回来一次,见着孩子泪眼汪汪的离开,要不缺钱,谁跑那么远的县城教书啊!”

“歹话好话全被你说完了,大嫂子啊,照你这么样儿说,这侄子两口儿到县城去教书了,不是升官了反倒是给家里带来困难了啊?”还没等兰英开口,身后的三娘子却是不喜欢了,一把拉住嫂子的手臂,狠狠地一使劲生生的把人给扭转了对着自己。

“可不是嘛,”大嫂子对待三娘子,却不似兰英那样懦弱,横眉冷对板着张脸,“你家的小三嫁了个苏州的富翁,老二搞上了开工厂的老公,最大的娶了个做局长的媳妇,你说你这也没看见待我们多少啊。”

“呀,哪有的事儿啊,莫不是哪个挨千刀的造了假话了么?”三娘子眼珠子咕噜一转,看着大娘子媚笑一声,“我们可是一家人啊,谁不想自家的人发达了,好互相帮衬着点啊。”

“哼!”大娘子闷哼一声,随即转身看着兰英手里刚刚放下的篮子:“她姑姑感情是隔三差五的,来老爷子这里帮衬着做点什么呢?”

“可不是,要我说,老高奶生了四个娃,也就这一个姑娘养活对了!”老书记还没走,本来有些微的胆怯也因为兰英的到来给找回来八九分底气,看着大娘子和腊梅鼻子里也开始了闷哼声。

话音没落,一个巨大的黑色人影出现在了门槛上,寻着身影看去却是两个齐肩并立的男子:一位双手提着西瓜,一位两手空空负于身后。

“哎,当家的,你怎么来了?”眼瞅见门口矗立的两个人,当中一个竟然是此时应该呆在家中顾店的丈夫,腊梅先是一愣而后心下一转,瞬间明白丈夫来的目的和自己一样,不觉喜上眉梢,可是等到眼角的余光瞟见男人手里提的两个西瓜——那一个就有十几斤重的大西瓜,就好像两个地雷一样在她眼中随时要炸裂。再算算地雷背后花上的人民币,只是心疼的她胃里一抽一抽的。

还没来得及扑灭的无名之火,只是烧的她红了眼珠子怒瞪着男人,双手攥的紧紧的,却又是在顾虑着什么隐忍着没有发作。

“大哥,你怎么有空来了?”兰英好像没看见这边一触即发的战火一样,看一眼嫂子在看向站在门口覆手身后的男子,那满嘴的络腮胡子和淡淡的熊猫眼让她不觉脸露担忧。

“喔,我远远地看见玉龙往这边走来,便尾随了来看看。”大哥看见自己的妹子也在,对着老书记掏出一根烟,点燃,而后向妹子解释道。

“原来如此——”她了然的点点头,而后拖长了声音回转身体看着双手提着西瓜,畏缩着身体歪着脑袋偷看着,打从他进门就好像停止了呼吸的老高头和老奶奶的老三。

“我说这位大爷,您是不是走错门了啊?”

“这个……妹……”听到兰英的问话,老三先是低下头臊红了脸,而后满是无奈的看一眼身旁意欲往前的媳妇,心下里没反应过来,手就伸出去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膀。

老大夫妻两个也都是先后脸色一凝,而后了然的看一眼始终不发一言的父母,最后视线落在了局外人老书记的脸上。

老书记看见老高夫妻两一起看着自己,先是砸吧几下嘴巴,而后两手一摊看着高老头。

高老头不再像刚才那样依依呀呀的闹个不停,只是静静的坐在轮椅上,看着远处对门河边的那一株几近枯死的老槐树。

“老头啊,看来我们两个都老了喔,不知道娃子们心里面想的是啥。”看着沉默的老伴,高奶奶愣生生的说了这么一句话,而后眼泪就啪嗒啪嗒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掉个不停,一个人闷闷的背对着门口而站,无声的用衣袖抹起眼泪儿来。

“妈,您别这么说。”老大听见母亲的话,先是身体不自觉的往前靠了一下,而后犹豫的回头看一眼兰英,看见兰英没有厌恶也就安心的往前走去,几步踱到老太太的身旁,伸手拉住老奶奶的右手,双手捧住了,沉默的看着老太太的半侧脸颊。

“妈……什么时候……您也有白头发了啊?”老大脸一僵,喉咙好像是被谁卡住了一样,酸涩疼痛的一个劲干咳。

成都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
西安治癫痫的正规医院
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最好

友情链接:

刑余之人网 | 高三数学复习方法 | 泰币对人民币 | 精灵大陆 | 芷江房产网 | 池州齐山 | 高斯模糊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