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江苏精神 >> 正文

【酒家】劁猪佬浮沉记(小说)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双手劈开生死路,一刀割断是非根。”这是明代陈云瞻的《簪云楼杂记》所记,记载明太祖朱元璋送给京城劁猪佬的一幅春联。而今,朗照明家堂屋门前两旁,正端挂着这样一副祖传的古色古香的竹木对联,可见朗家这个劁猪世家很会借势造势,借皇帝老儿的口碑,行自家生意广告。原本朗家多年将此物束之高阁,改革开放后,才重又将其挂了出来,重操旧业,发乎老祖宗之光大,赚手艺人的活泛钱。

何为劁猪,古人云:劁者,阉也。就是阉割猪的睪丸或卵巢,其理视作古代皇宫阉太监之翻版。

朗照明正式接过父亲的劁猪刀已有三年。他家祖辈劁猪,至今已不知传过多少代。古往今来劁猪都不需要行医执照,到他接过父亲这把劁猪刀不久,县乡有关领导部门规定,必须执证上岗。亏他读过医学院,考个劁猪行医执照还是小菜一碟。他本来也不喜欢劁猪这一行,只因大学毕业不包分配,学业成绩又不是大好,更无半点社会关系,就只能将就子承父业,干上了他早在十三岁就学会了的劁猪行当。

父亲朗爹觉得儿子干自己的老本行也没有什么坏处,只是可惜数万元钱扔至那大学学府,如同打了水漂,要知道他要劁多少头猪才能赚到这份辛苦钱啊!

儿子的想法当然和父亲不同,在大学里毕竟读了五年本科,包括人体解剖学(系统解剖学、局部解剖学、神经解剖学),医学物理学,组织与胚胎学等等,从理论到实践知识,他都学习掌握了很多。虽说现在在乡下劁猪,说不定哪天时来运转他还有进大医院的机会,当上一个正儿八经的外科医生。有了这个想法,空隙时间,他依旧一如既往看那些大部头的医学类书籍。

劁猪这一行虽说发不了财,但是也绝对饿不死人。朗照明像他父亲一样每天在家电话预约,然后骑上摩托四乡八里奔来跑去。哪家要劁猪,他风风火火赶到哪家,捉住要劁小猪后腿,嗯倒在地,左脚用力,半跪在小猪身上,右脚用力支撑地面,在小猪鬼叫鬼嚎的咆哮声中,右手拿出早咬在口中的劁猪刀,左手捏住猪卵子,麻利地轻划两下,如两颗剥去了外壳晶莹剔透的南国荔枝般的肉蛋蛋,就悠然地滚落在他预先准备好的麻纸上。整过手术也就一袋烟功夫,只是看的那家主人一家人心惊肉跳,特别是那心软的年轻女主人,在猪崽的嚎叫声中,在猪崽血糊糊的伤口上肉蛋蛋滚落的那一刹那,她心疼得眼眶都红了,有邻居大嫂打趣说,这又不是劁你老公的蛋蛋,心疼什么?邻家大嫂一句话,引来围观者一阵哄堂大笑。先前朗照明和父亲分头跑路劁猪,自打县乡政府实行劁猪也要行业行医执照后,朗爹就歇业了。当然,儿子实在忙不过来时,老子也偷偷摸摸做贼似的劁几回猪。

朗爹两老夫妻就一个宝贝独生儿子,想抱孙子想得熬熬的,不知拜托多少人给儿子看对象,也有不少姑娘见他家经济条件尚可,朗照明又生的身坯壮实帅气,还有一门祖传养家糊口独门绝活,也都愿意嫁上门。介绍人带姑娘上门来,朗照明总是找理由回避,往往使得媒婆和相亲姑娘红着脸面离开朗家,朗爹两老夫妻只能尴尬地向他们陪着小心。老两口起先还巴望儿子早行婚配,时间长了,见儿子毫无反应,也就疲沓了下来。有什么办法,崽大爷难做。

劁猪佬这一职业到底算不算医生,本来在乡人眼里尚无定论,现在既然县乡有规定要行医执照,那就应该算医生了。四乡八里的村民明里都叫朗照明做朗医生,背地里还叫他朗劁猪,或者干脆叫劁猪佬。反正在这方圆几十里地面,只有这么一个劁猪人,大家一说劁猪佬就知道是谁。

朗照明医生不但劁猪,包括鸡鸭鹅牛都劁。他们家祖传技艺是不劁牛的,直到朗医生手里,才将这一技艺发扬光大,把公牛也劁的风生水起。劁好后的公牛涨剽涨肉,性子又温驯,农民将它们送往屠宰场都能卖过好价钱。朗医生自己也实惠,劁牛的创面大,收费自然就高许多,而且可以得一对牛卵子。牛卵子归劁牛人,这在乡下已是不成文的规则。一对牛卵有半斤左右,拿回家胬好切片下酒,味道好又营养。两年下来,朗家一家子人,许是牛卵子吃多了,人人都健壮得牛一般。

至打改革开放以来,国家就开始富裕了,人民的生活水准也逐见好转。问题是国家钱一多起来,那些当权者中就有不少人打起了歪主意。他们利用手中权利大肆侵吞国家财产,收刮民脂民膏,关严卡要,回扣成风。小到个体户印刷厂印几本材料纸要回扣,大到多少个亿的房地产要回扣,三百六十行,行行都要回扣。部分国家公职人员吃回扣风已成为公开秘密。

按理说,朗医生劁猪这一行,公职人员应该是吃不到回扣的,但想不到他还是被回扣了。那是本地一家乡镇企业养殖场,通过熟人介绍,朗医生大约花了一个月时间,帮养殖场劁了上千只鸡鸭鹅牛羊,月底结账,主管这一部门的郑副场长硬是拖延不在发票上签字,恰逢朗医生母亲因病住院,等着要钱用,当他急如热锅上的蚂蚁,找那业务介绍人想办法,介绍人将社会上的套路一五一十告诉他,他这才醍醐灌顶般茅舍顿开,赶紧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做贼般地溜到郑副场长家里,送了礼给足回扣,郑副场长才笑眯眯的在发票账单上签上龙飞凤舞的鼎鼎大名。

朗医生拿着郑副场长的签字发票喜滋滋来到养殖场财务科领钱,那个肥肥的名叫胡艳琴的女财务科长告诉他,现在财务账面无钱,要他等一个月再来。朗医生诞着颜面给一身肥肉的胡艳琴好话说了一箩筐,胡艳琴凝视着长相有几分帅气又年轻的朗医生,笑着始终摇头说没有。

朗医生只得悻悻地再去找那个好心的业务介绍人,介绍人诚恳地给他面授机宜了一番,还告诉说胡艳琴的丈夫是县财政鲁局长,他这才又如梦方醒,赶着准备去胡艳琴家打点。哎,有何法子,正于介绍人说得好,人在世上走,不得不低头,不然,这点账可以拖到猴年马月。

朗医生有了头一回被逼送礼的经验,这一次胆量好似乎大了些,经验也丰富了些。他想,既然胡艳琴还是一位十足的官太太,那更不应该怠慢。第二天他起了一个大早,驱车直奔到县城百货大楼成人女装柜购买服饰,他因不熟悉女装,只好求教女售货员。他特意将胡艳琴的长相身高等给售货员瞄述说,她中等身材,白,胖,保养好,洋气,年纪五十开外。他还补充说,面料要好,款式要时新。女售货员根据他的要求,选好两套高档服装,边打包边说,保证对方百分百满意。

这天晚上,朗医生找到胡艳琴居住的郊外别墅,待他登记好门卫手续,进到别墅群,一眼望去,在苍翠碧树和幽幽竹篁的拥掩下,错落着小城堡般的独栋别墅。这正是春末夏初之交,道路两旁晶莹的银光灯下一丛丛海棠花盛开的格外热闹腥红,像炫目灯火下娇喘嘘嘘舞女的红唇;而那一蓬蓬微风中的栀子花则更像碧天里闪闪烁烁的璀璨群星。今夜天上星星确很多,以至于半个月亮显不出它的撩人清辉。这时朗照明忽然想起了一句民谚,天上星多月不明,地上石多路不平,世上官多不太平。

待朗医生找到门牌号,轻轻按响门铃,等了一阵,听里面脚步声由远及近,开门的是胡艳琴。胡艳琴早从猫眼里一眼认出了他,开门后笑吟吟一迭声地说:“哟,稀客,快请进!……”

朗医生提着包红着脸说:“冒昧来访,还请胡科长见谅!”

胡艳琴矫情地看着今夜西装革履的朗照明另有一种儒雅的风度和美男的俊朗,她便凝眸于他说:“哪里话、哪里话,朗医生,名牌大学的高材生,生的如此一表人才,今日屈就到这里,我家已是蓬荜生辉了。”

朗照明踧踖地说:“胡科长高看我了,说得好听一点,我是医生,说得不好听,我只是一个劁猪佬。”

胡艳琴笑得肥肉颤颤地说:“朗医生,你真是太谦虚太率直了,你这性子我喜欢。你今日投到我的门下,只要我那当家的一句话,保准你就能到县人民医院做个名副其实的医生。”

朗医生喜不自禁更受宠若惊又将信将疑地说:“此话当真?”

胡艳琴色眯眯看定他说:“那就得看你如何表现了!”

“我今日特给胡科长送来了一点小小见面礼。”

“那好,进屋再说!”

朗医生随胡艳琴走过前门一座闬闳的花园,步一条青砖甬道,蜿蜒来到别墅客厅。客厅装修气派豪华且充满人文气息,明镜似的大理石地面的中间铺着绛红色氍毹,55英寸的电视机对面墙挂着一幅长若五米,宽若二米的山水画,靠南边的窗下两旁摆着两盆清秀淡雅的名贵蕙兰。蕙兰正热热闹闹的开着白色蝶花,一阵阵花的幽香轻轻袭来,沁人心脾。而中间立一个若半米高的绿色小缸,缸面绘有石榴、荷莲等吉祥如意图案,缸内随意插放着一卷卷字画。

借用主人倒茶的功夫,柔和温馨的灯光下,朗照明随意欣赏了一番客厅陈设后问胡艳琴,鲁局长为何不在家。胡艳琴告诉说,老鲁公事多,离家又远,三天两头不回家是常事,家里只有她和保姆,她一个人在家无事,只得舞舞剑、练练气功,看电视听音乐打发日子,这会子保姆也早睡了。

谈话间,胡艳琴问朗医生是否婚配。朗医生扼腕长叹一口气说,为这事父母也是催逼得紧,但自己并不想在农村找对象,如果找城市的女人,人家又看自己不上,都快三十的人了,个人问题就一直是这样拖延耽搁着。

胡艳琴十分同情地说:“你要早认识我就好了,凭我和老鲁的社会关系,根据你的学历,送你到县医院、甚至到市医院工作都不是问题。小朗啊,你放心,这个忙阿姨给你帮定了。”

朗医生非常感动地说:“阿姨真要给小朗解决了这个问题,小朗就是给阿姨当牛做马也在所不辞。”

胡艳琴听了他的一席话十分受用地说:“一看就知道你是一个知恩图报的知识分子,你今日要给我送什么礼物?”她说到这里,忽然顿了顿,笑着瞄了朗医生一眼继续道:“不过,丑话说在头里,你那一点点业务,送重了礼我是不会收的。”

朗医生说:“不重、不重,一点心意而已。”他边说边从挎包里小心着拿出两套女装,珍重其事地递给胡艳琴。

胡艳琴抖开其中一套边抚摸边欣赏边娇嗔地啧啧声道:“哎哟哟,想不到你这个小男人这么懂女人,这面料这款式都是我做梦都想要的。“

朗医生说:“您先试试大小,大了小了,我去换。”

“说的也是。”胡艳琴用狎昵的眼波剜了朗医生一眼,进到卧室,脱了睡衣试着穿上套装,悉悉索索对着穿衣镜左欣赏右顾盼。边看边嗲声嗲气地说:“真是极好,就像定做的一样。小朗,你快进来给我看看,有不有不合适的地方,将那一套也帮我拿进来。”

朗医生闻声拿起另一套服装进了卧室,他站立在胡艳琴跟前不远处,仔细端详着穿上套装的她。他觉得此刻的胡艳琴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整个人看去显得文雅而端庄,微垂的鹅蛋脸红润润的,一双丹凤眼格外有神,内里好像藏着一团炙热的火焰,还有那丰腴的体型,那胸部那臀部像熟透了的桃子,给人一种肉欲的美感,真个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朗医生看的一身有些发热,下体似乎也在膨胀。他和胡艳琴的眼睛绵绵对视着,两双眼睛分明都在急逐寻找和需求着男女之间的某些东西。他看的有些不好意思,赶紧将眼帘垂了下来。

老练的胡艳琴将他瞬间的表现都捕捉到了眼里。此刻,她需要这个小男人这样,她需要眼前这个帅气的身体健硕的男人,填补自己灵魂的空虚,满足自己性的渴望和需求。她知道自己的男人在外面有野老婆,而且不止一个,她只是不去捉奸,捉了也没有用,捉了影响夫妻关系不说,还影响丈夫的升迁仕途。而且,县里的那些头头脑脑都这样,他们的老婆都能忍,我也能忍,不去充当愚蠢的出头鸟。

胡艳琴想到这些,眼里便漾起了委屈的伤感的滢滢泪光,她决定就在今夜报复自己的的男人。当他发现朗医生在凝眸她的眼睛,赶忙掩饰着垂下眼帘去解掉稍有点紧的上衣衣扣。她因有些激动始终没解开一粒衣扣,便抬眼幽怨地勾定朗医生,那眼神分明是示意他过去帮忙。

朗医生从她勾魂的眼中看出了端倪,他犹豫着心慌意乱地挪动着腿脚,以细碎的脚步一步,两步,三步,艰难地迟缓地向前移动,咫尺之遥似隔千山万水,眼看就要到达胡艳琴身旁,可他两条腿颤颤抖抖像灌了铅,怎么也挪不动了,就像他骑摩托车骑到半途突然熄火,又像他小时候头一次跟父亲学劁猪,怎么也找不准猪卵子的经脉。这时胡艳琴抑制不住荡漾的春心和对美色的贪婪,眼饧骨软地迎了上去,双手紧紧地勾住朗医生宽厚的腰板,将一张红透的有着些微皱纹的胖脸贴在了他厚实的胸膛。朗医生晕眩着颤抖着也抱住了胡艳琴。此刻,两人因激动而不停地喘着粗气,彼此能听到对方的激烈心跳。

这时的胡艳琴似乎在朗医生身体上找回了自己消逝的青春,她像彩蝶嬉戏于花丛,像少女濯足于林泉;她又像在悬爵促釂,品尝酴醾的香醇美酒,在这素月流馨、静谧寂寥的天籁之间,任凭自己低斟浅酌。

朗医生想不到一次轻轻的邂逅,竟然就将处男的宗操轻易地许了一位半老徐娘。但他顾不得这些了,为了自己的前途和命运,眼下只能和胡艳琴床笫之间颠鸾倒凤……

黑河癫痫病研究所
导致癫痫原因有些什么
如何治疗癫痫比较好

友情链接:

刑余之人网 | 高三数学复习方法 | 泰币对人民币 | 精灵大陆 | 芷江房产网 | 池州齐山 | 高斯模糊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