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刘德华第一部电影 >> 正文

【东方】朴春花和她的男人(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鲜族女孩朴春花,美丽、文静、聪慧,备受家人呵护。可是她的恋爱和婚姻却不尽人意,婚后夫妻逐渐貌合神离,首先是丈夫出轨,接着妻子红杏出墙,她才刚刚30岁,今后将如何选择自己的路......题记

故事发生在20世纪80年代,江滨市东郊朝鲜屯有一户人家姓朴,老两口都是老实巴交的工人,膝下有一儿两女,小女儿春花即漂亮又文静、聪慧,在家中备受宠爱。她的高考成绩与录取分数线只差几分,没能考上大学,高中毕业后在家闲呆。哥哥和姐姐都已结婚,大哥跟大嫂开豆腐坊,大姐家办了个工厂,都整天忙碌着各自的生意,平时很少回家。眼看春花都20出头了,还没个工作,爸爸很着急,到处托人给小女儿安排工作。有一天傍晚,爸妈都下班回了家,三口人正准备一起吃晚饭,邻居李大妈来了。

好消息,你家是双喜临门啊!妈妈笑呵呵地让客人坐下,问道:啥好消息啊?慢慢说。李大妈像放连珠炮似地说:我家老头子跟街道办的乐器金厂长很熟,他跟厂长说了春花的情况,厂长答应了你女儿做销售。还有,金厂长也是鲜族人,儿子25岁,大高个,小伙子长得相当不错,跟你家春花很般配,我想做个媒人,给两个孩子撮合一下。春花的爸妈听后,高兴的不得了,爸爸忙说:大嫂,你跟李大哥可帮了我家的大忙了,找时间跟李大哥喝上几盅!老邻居了,还客气个啥,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天让春花跟她大伯去工厂上班,你们吃饭吧,我先走了。

李大妈走后,妈妈看小女儿有些不高兴,不知道是为什么,便问:宝贝女儿,你怎么了?春花撅着嘴抛出一句:我不想去乐器厂上班!爸爸在一旁听了疑惑不解:你这孩子,抽的哪门子疯啊,你不能总在家里呆着啊。春花没有说话,转身回到自己的小屋,也没出来吃晚饭。睡觉前,妈妈来到女儿房间关心地问:孩子,你有啥想法?跟妈说。妈,我不想找对象!原来就为这事啊,好吧,明天你先去上班,对象的事情先放下,我跟李大妈说。春花点点头说:那好吧,妳也去睡吧,我明早跟李大伯去上班。

春花聪明能干,上班后,她跑遍了市里的乐器商店,又查出周边市县的乐器商店的电话,主动跟商家联系,渐渐建立起一个销售网络。乐器厂的知名度越来越高,销售量剧增,给工厂带来了更多的利润。春节前,金厂长特意来到春花家,还送了个红包。爸爸留金厂长在家吃饭,还把李大哥找来,老哥仨喝道兴头上,李大哥提起了春花对象的事情:朴老弟,春花过了年22了吧,是不是该给找个对象了啊?金厂长也着接话茬说:是啊,春花这孩子真的不错,我挺喜欢的。春花的爸爸为难地说:这丫头说不想找对象,回头我让他妈再劝劝她吧。

这天,春花妈下班回家,刚要开门,被李大妈拦住:春花她妈,我刚才在街上见到春花,她跟一个小伙子在一起,看样子挺近乎的,春花是不是有对象了啊?春花的妈妈听后一愣,说:不会吧,我怎么一点都没有察觉啊?你以后还是多留意吧,女孩子操点啊。妈妈打开家门,大女儿随后也来了,亲热地说:妈,我好想你呀!工厂里的事情太多,总也抽不出时间来看你,家里人都好吧?嗯,都挺好的,就是你妹妹,有点让人操心。妈妈把小女儿的事情告诉了大女儿,大姐听完说:妈,你不用管了,我找她问个究竟。

大姐没有走,晚上姐妹睡在一起,俩人有日子没见,叽叽嘎嘎地说个没完。春花姐趁机问道:小妹,妳都22岁了,也该找对象了,晚了可就捞不着好的啦。春花从小就很信赖大姐,有事也不相瞒,她告诉大姐:我在刚上高中时,就有一个高年级的男生追我,他叫崔明哲,对我很好,虽然貌不出众,可是我们彼此却很投缘,毕业后我们一直来往。大姐听后,说道:小妹的对象,姐姐一定要看,哪天你约他出来,让大姐见见,帮妳参谋一下。春花欣然同意:正好,他约了我明晚见面,在东街的那个街心花园,到时会妳在一旁看看吧。

为了妹妹的事,大姐放下了工厂的事情,晚上来到了街心花园。她看见一个很矮的小伙子,在那里张望,像是在等什么人,心想,他不会是小妹的对象吧。过了一会,见小妹来了,她真的向他——崔明哲走去,崔明哲见春花来了,高兴地应了迎了上去,两个人牵着手走了。大姐呆立了许久,心里感觉说不出的难受,我的小妹如花似玉,1米68的个头,怎么能跟这么矬的男孩处对象呢,家里人谁会同意呢!她回到娘家后,爸妈要等春花回来一起吃饭,大女儿说:不用等了,春花让我告诉你们,今晚单位有事,回来的晚。

晚上八点多,春花兴致勃勃地回来了,拉着大姐进了自己的房间。姐,怎么样啊,你看人还行吗?大姐毫不隐讳地税:我看不怎么样,她根本配不上妳!春花有些失望:姐,你看的只是外表,可我感受的是内心,他人的确很好。妳难道不想考虑家人的意见,我看还是让爸妈和你大哥发表一下意见吧,你可是咱家的宝贝疙瘩。春花一向听大姐的话,问道:妳说咋办,要不妳跟家人说,反正我是愿意。大姐用食指戳了一下春花的脑门:死丫头,你就等着开“批斗会”吧。

星期天,大哥和大嫂都来了,这是好久没有的家庭大团聚。当然,今天主要的议题就是春花的对象问题,大姐当着大家的面说了见到崔明哲后的感受,爸爸听后,跟大家说:我看还是让春花的大哥见一下崔明哲再说吧。崔明哲是风华机械厂职工家属小学的语文老师,春花领着大哥来来到学校,见到了崔明哲,介绍说:这是我大哥,顺路来看看你。春花的大哥1米80多,非常帅气,崔明哲还不到1米70,要仰头看才行。崔明哲伸出了手说:哦,是大哥啊,幸会,幸会!大哥没有跟崔明哲握手,反而冷冷地说:你就是崔明哲,你没看看自己,能配得上我妹妹吗?告诉你,以后不要再纠缠我妹妹了!春花没有想到大哥会如此无礼,生气地说:哥!......你......你怎么能这样呀!

其实春花的大哥本是个有涵养的年轻人,他今天过激的表现有两个原因,其一:小妹在他心里就是个白雪公主,应该找个白马王子才行,当看到崔明哲又矮又丑时,心里别提多来气了,其二:全家人都是高个,而且相貌也都不错,如果将来有这么一个妹夫,不知道别人会怎么说。总之,大哥把妹妹看成是一朵鲜花,决不能让她插到牛粪上。大哥见到爸妈,说了自己不同意妹妹跟崔明哲搞对象的原因。爸妈觉得儿子说的有些道理,可是春花愿意跟人家小伙子,总会有原因吧,不会是女儿跟他......?

爸爸让妈妈跟女儿聊聊,了解女儿到底跟崔明哲发展到什么地步,妈妈害怕女儿不肯说是实话,便把任务交给了春花的大姐。春花向大姐表白:我俩只是谈得来,喜欢在一起,其实我们之间的关系很正常,就是要好的朋友。爸妈觉得小女儿从没离开过视线,她的话应该是可信的。爸爸跟妈妈说:既然这样,我看就让李大妈带金厂长的儿子来家里,我们先看看再说吧。几天后,李大妈把金厂长的儿子带到春花家,春花的爸妈见小伙子跟儿子的个头差不多,也是一表人才,打心眼里喜欢上了。金厂长的儿子叫金正顺,小伙子特别会来事,笑容可掬,大叔大婶地叫着,好像很熟的样子。

春花下班后,看家里来了客人,打了个招呼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妈妈随后跟了进去说:有客人来,快出去沏茶,陪人家说说话。金正顺见春花端来茶海,很有礼貌地表示谢意:谢谢春花姑娘,你也请坐。春花看了一眼金正顺,虽说人挺有风度,可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让她不自在。金正顺见春花不做声,又问了一句:春花姑娘在哪里工作,平时都有什么爱好?春花心不在焉地答道:我在小工厂上班,也没什么爱好。春花似乎不喜欢金正顺自来熟的性格,起身说:我累了,我让爸爸来陪你。

站在旁观者的角度,都会觉得春花跟金正顺才是郎才女貌,最佳拍档。可是春花却不以为然,这女孩子的情感真是搞不懂,爸爸见女儿回房了,便过来陪金正顺聊天:春花被我们宠坏了,你不要介意啊。金正顺看看时间不早了,起身告辞:大叔,您早点休息吧,我也该回去了,以后我会常来看您二老的。爸爸送走了金正顺,敲开女儿的房间,责怪女儿说:你这丫头,金正顺毕竟是妳们厂长的儿子,你不能冷淡人家啊。春花没有正面回答:爸,我困了,想早点睡觉。

没过几天,金正顺真的又来朴家了,还带来了两瓶好酒和一只烧鸡,说是孝敬二老的。春花的爸爸推辞说:这可使不得,你父亲帮春花安排了工作,本该去你家拜访,怎么还能让你买东西,不行,不行!你把东西带回去吧。金正顺很诚恳地说:大叔,您是长辈,孝敬您是应该的,这点东西不成敬意,您千万不要客气。我还有点事,哪天我再来看您和大婶,我先告辞了。金正顺正要出门,春花的妈妈和大哥回来了,金正顺迎上前去打招呼:大婶,您回来了?这位就是大哥吧?

小金来了,快坐!春花的妈妈热情地让金正顺坐下,又介绍说:这就是春花的大哥,来看我们,在楼下碰上了。春花的大哥边伸手边说:是金正顺吧,你好!说完跟金正顺握了握手。大哥一眼就看中了金正顺,觉得他跟着自己像哥俩,跟妹妹非常般配。大哥热情挽留金正顺:兄弟,咱哥俩遇上了,今天就在我家吃饭吧。妈妈去厨房准备饭菜,爸爸拿出一瓶老白干,大哥摆好了碗筷,只等开席。这时,春花也回来了,她瞥了大哥一眼,没有说话,放下拎包,到厨房帮妈妈。

大哥知道小妹还在生自己的气,便跟随春花进了厨房,对小妹说:我看金正顺比那个崔明哲可强多了,跟你别提多般配了,大哥也是为了你好,你别太任性了。妈妈也在一旁敲边鼓:可不是吗,小金子这孩子很懂事,人也配得上我儿女。春花不理不睬,扭头去了自己的房间。菜齐了,妈妈让爸爸把春花叫出来,大家开始了家庭会餐。尽管春花一言不发,其他人还是高兴地边吃边聊。金正顺非常健谈,就像一家人似地,毫不拘束,晚餐结束时,已经快半夜了。

金正顺成了朴家的常客,几个月过后,他跟朴家所有人都混得很熟。大姐对金正顺的印象也很好,多次劝小妹,跟那个崔明哲分手。爸妈没有见过崔明哲,可是相信儿子跟大女儿的眼光不会错,也不会害自己的妹妹。老两口自然希望小女儿找个好对象,决定跟小女儿认真谈谈。爸爸语重心长地对小女儿税:孩子啊,咱们家是本分人家,虽说现在不兴父母包办,可是父母的话你也该听听吧?爸爸没见过崔明哲,不能随意评价,可是金正顺可是正经人家的孩子,自己办公司搞装修,挺有正事的,我看他对妳也很诚心,妳考虑一下吧。春花跟崔明哲是初恋,家人们的态度让金花很为难。她知道亲人们都是为了自己好,她也承认金正顺是个好小伙子,可是真让她跟崔明哲分手,她会很难接受。如果自己坚持跟崔明哲处下去,最后的结局会怎样,如何面对亲人们?春花迷茫了......

爸爸被诊断为晚期肝癌,到大医院治疗单位不给报销,况且也没有太大的治疗价值,爸爸住进工人了医院,进行保守治疗。儿子、女儿、女婿轮流护理,金正顺听到消息也赶到医院,爸爸在病重期得到了家人的精心陪护。尤其让爸爸感动的是金正顺,他像儿子一样给擦屎擦尿,甚至比儿子还要细心。住院三个多月,爸爸瘦的只剩下一把骨头,在他要离开人世前,拉住小女儿的手,用微弱的声音说:孩子,答应爸爸,跟金正顺处对象吧?春花看着可怜的爸爸,哭着说:爸,你别说了,女儿答应你就是了......爸爸安心地闭上了眼睛,离开了人世。

爸爸出殡那天,金正顺跑前跑后,丧事办的很顺当。在春花家人的眼里,已经把金正顺当做了家人,春花也心存感激。爸爸的逝去,给一家人蒙上了一层的阴影,几个月过去,还都没有从悲伤中走出来。崔明哲一直没见到春花,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越来越感到焦急不安。他不知道春花家,只知道春花在街道的乐器厂上班,为了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崔明哲硬着头皮来到乐器厂。收发室的大爷把春花叫了出来,春花见崔明哲来找,有些不高兴地说:你怎么来单位啦?让别人看见多不好!崔明哲委屈地说:上次约你出来,我等了一个多小时,也没见你来。这又过去三个多月了,你也没到学校里找我,我担心你有事啊。

春花告诉崔明哲爸爸去世的消息,并说心情不好,以后先不要见面了。崔明哲安慰说:节哀顺变吧,人死不能复生,你要注意身体,有事就到学校找我。崔明哲哪里知道春花内心的变化,他还是一往情深,以为春花真的是心情不好。春花此时的心情处于矛盾中,爸爸的临终嘱托还记忆犹新,她不想违背爸爸的遗愿,可是初恋的情感也很难释怀。金正顺来朴家更频繁了,天长日久,春花逐渐开始接受这个人。她最后决定,与崔明哲分手。春花去学校找到崔明哲,说出了自己的无奈,也表示了深深的歉意。

南宁癫痫病比较好的专科医院
广西哪家治疗癫痫病有名
癫痫治疗好的方法有哪些呢

友情链接:

刑余之人网 | 高三数学复习方法 | 泰币对人民币 | 精灵大陆 | 芷江房产网 | 池州齐山 | 高斯模糊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