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刘德华第一部电影 >> 正文

【海蓝·小说】高老头的日记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切都没有变,高老头还是跟从前一样,在中心城这块特定的区域穿行于大街小巷。所不同的是,很少管闲事的他这些天听到最多的就是有关高考的那些事。

高老头有个好习惯就是无论多忙,总是喜欢在睡觉之前将白天事情作个回顾,在垃圾箱里捡来的那些破本子偶尔记点东西。

按老他自己的话说,打小学起对学文化就不大感兴趣,因为父母过早的去世,跟着奶奶生活的他,最喜欢的就是跟那些与他年龄差不多,都没人管束的孩子们在一起闲逛、爬树、捉迷藏;小学期间语文尚可,最差的当属数学,这门成绩一直都是全校倒数第一。一旦有人问及他哪儿毕业时,他就会爽快地告诉你:我小学毕业差六年。

“毕业只是一种形式,文凭也就是一张纸,能不能做事,做好事不在于诱人的‘红本’而在于除了自身的天资聪颖以外的不断打拼。像我,不用看人家的白眼去求职;不用考虑给谁带了麻烦,成为哪一个人的累赘;也不用烦恼人家质疑你的文凭是真是假,来路何在,多少钱买来?”老高在日记中写道。

“别人谈论的话题我虽不大懂,不能帮腔语法对与错,不敢搭言古诗几行体,但我也有能从中悟出些门道来的东西,那就是作文。在校时,老师曾多次将我的作文当着范文来念,让语文老师都为我惊诧,同学也投来羡慕的眼神。”高老头不无得意地在日记本里写着。

晨曦初上,鸟儿还未飞上树梢歌唱,老高头这时总要起床。倒一杯开水,囫囵滴吞下几块面包,提着他的蛇皮袋就去“上早班”了;在他认为,早晨的垃圾箱比早饭之后更有捡头,所以,他走街串巷的在垃圾箱里仔仔细细的翻着、找着,就跟工厂里的QC那样一丝不苟。直到下午两三点了还在一些边边角角的地方搜寻着清理着。

风驰电掣般的闪来了一辆轿车,吱吱嘎嘎的突然急刹在他的身边。平时总是佝偻着背的高老头不知这时会有如此麻利的手脚,嗖地甩掉蛇皮袋,飞也似地跳开,闪到垃圾池一侧。他惊魂未定,如临大敌似的轻轻地探出头颈,只见一红脸关公趴在侧挡,张开大嘴稀里哗啦的呕吐着,带出长长鼻涕汪汪的眼泪。他是个热心肠,无论怎样总得过去要关心一下,没想到还未近前就闻到刺鼻的酒味。见此情景,高老头也起了恻隐之心,“唉,离垃圾箱这么近,再憋几秒钟嘛,多不卫生……”。远远的看着,一边自言自语。

醉鬼终于停住了呕吐,两只眼盯着老高:你…你…是干啥的?

我是谁啊?捡废品的!

难怪,醉鬼笑了笑,边说边从座位上拿出一条烟晃了晃,知道这烟多少钱一盒?

不知道。其实老高是知道的。

醉鬼又从座位上拿出一瓶酒晃了晃,你知道这酒多少钱一瓶?

不知道!老高半理不理的说。

接着醉鬼耷拉着脑袋晃了晃,知道是谁请我吃饭吗?

不知道。老高有点儿不耐烦的说。

哈哈哈!醉鬼大笑,竟从包里抽出一张大票丢在老高面前,一问三不知!大街之上谁还会去管谁呕吐?你正气、正义能值几个钱?我拥有东西你可没有,想明白了,以后别吃饱了撑的,没事找事。

醉鬼蔑视的看了高老头一眼,正想一踩油门溜号……

请稍等。老高没有怄气,反而嘿嘿嘿的笑了。

我来问问你,这烟多少钱一盒?

不知道,别人送的!,醉鬼很得意。

这酒多少钱一瓶?

不知道,别人送的。

是谁请你吃喝?

不知道,肯定是有求于我的人。醉鬼显得有点儿沾沾自喜。

“呵呵,笑死我了,连三舅舅第几你都搞不清哦!”,醉鬼软不邋遢语无伦次的摇晃着。

高老头从地上捡起那张大票丢进车里,“一问三不知,彼此彼此!我捡废品,但比你干净,我拥有什么你没有什么,慢慢去想明白,凡事都不要过分,小心触电!”,高老头看似有点儿激动地说。

“车走了,我没走,心里似有一种莫名的委屈;可我看不过那些吐出来的垃圾,忙了好一阵子才将它清理干净。”高老头在日记本里似有点儿气愤的写着。

夏日炎炎,闷热难耐,老高在背阳的地方坐下来,掏出一包“白沙”吞云吐雾般的抽了起来。

“咣当”,一个矿泉水瓶落到地上,还使劲的蹦了几下。

高老头闻声抬眼,可是这里车水马龙,人头攒动的,这过往的车辆和人群就像老家大山里的蜂群,哪儿看得清谁是扔瓶人?如果民警在就一定知道的,可这儿没有啊,即便有,他们会管这样的小事吗?

“民警在人海中如何准确辨认出谁是小偷呢?古时有跟孙悟空的火眼金睛,如今的监控是不是管用?那路边的树丛,街道的房顶,碧草如茵的草坪,无处不是明晃晃的电子眼睛,看上去有点儿吓人;就不知道这种现代化的视频设备有没有像“猪八戒”这样的人在操纵,即便认出了“坏人”他会不会也不作声?因为我知道,如今世事风云复杂多变,似乎很多人都学着息事容人……”。高老头富有想象力的写着。

这时,矿泉水瓶此时像个足球,被人踢得满街乱滚。我们国家的足球有如此广泛的群众基础,看这么多的人连矿泉水瓶都当足球满街踢,难道就挑选不出一支像样的足球队,让中国人也有机会在“世界杯”里过过眼瘾?

“现实社会很多人因为珍惜这双手而不愿意动手,更不愿意随便出手,而他们却不知道:手,伸出是温暖的服务、摊开是放飞的梦想、张大是创造的力量、捧起是收获的希望。假如有一只手捡起这个矿泉水瓶,算不算也是一种希望?……”感觉他的日记有点评儿论员的味道。

高老头站起身,懒洋洋的耸了耸肩,“唉,捡起来吧,也算是意外之财。”一边说着一边弯腰正要去捡,这时他惊奇的发现,一位少妇牵着一个小男孩的手走近矿泉水瓶,少妇示意孩子将瓶子捡起,四周看了看,对男孩说了几句什么,男孩接过瓶子,拉着少妇走到高老头面前,“爷爷,给。”

“此时的我眼睛有点湿润,没想到我的人格还会受到一对母子的尊重。我给少妇伸出大拇指,接着躬下身,很想抱抱男孩,略一迟疑,给男孩也伸出了大拇指,少妇微微点头,眼睛里露出自然而轻松的笑容……

我重新回到绿茵底下,一边使劲的抽了几口烟,一边用轻微和掌声目送这对母子,同时也引来很多的路人与我一起拍起了热烈的掌声,似乎很多人对母子的文明行为给予褒奖和肯定。”高老头深情的记载了这一幕。

六月天娃娃脸,说变就变。刚刚太阳还在炙热的烤人,一团乌云飞将而至,瓢泼的大雨横扫过屋顶,满街都是乱哄哄奔跑避雨不及人们。

这时的高老头躲在一处店门口的雨棚下,身体正好挨着一架竹梯;“梯子不用时不能竖着放,万一倒下伤着人如何是好。看见了,这举手之劳做了便是,“嘿嘿,力气是奴才,去了还回来。”高老头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轻轻将梯子放下靠在墙角下。

雨雨愈下愈大,人越来越多,有不少是刚刚从考场出来的小年轻也聚拢在一起,你挨着我我挨着他躲着。“嗨!没长眼啊,你这些破烂玩意儿都擦着我裤子了!”还没等高老头反应过来,刚要说几声道歉的话,就被那个小青年一掌推开。废品袋脱了手,先前的那个矿泉水瓶和另几个饮料瓶撒落了一地。

“我什么都没说,只是默默地将撒落的瓶子重新捡起,以防被雨水冲走而堵了街道的地漏;雨丝随风飘洒,大点大点地滴落着,雨水将我从头到脚浇了个透。而那么多避雨的年轻人,无一出声,无一相帮,他们好像有个共同的约定,凡是遇到此类事情,最佳的方法就是保持沉默,实行三不——不支持、不反对、不参与。”这段日记里,高老头似有点儿痛心疾首的写着。

雨还在下,高老头看了看天上,继而又看看地下,合起掌心装了几滴雨水,睁着一双大眼呆呆的看着,看他似想从这滴雨水里悟出点什么……

“今天依然有收获,捡来的废品除了饮料瓶,还有很多奢侈品包装物之类的,价钱不菲,从品质和数量来看都会是昨天的两倍;而真正的收获还不单于此,我好像和那些求知若渴的学子一样顺利地完成了试卷里那篇高考作文的写作。”高老头感觉到从未有过的轻松。

一天又过去了;临睡前,高老头戴上老花镜,翻开那本还沾着污渍本子,逐行逐段而客观地将今天的事情写下,他似乎在幻想着将来的某年某月还可能成为一名从垃圾堆里走出来的作家……

羊癫疯的症状都有哪些
西安癜痫病医院
小儿癫闲病能治好吗

友情链接:

刑余之人网 | 高三数学复习方法 | 泰币对人民币 | 精灵大陆 | 芷江房产网 | 池州齐山 | 高斯模糊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