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微信在线支付接口 >> 正文

【蓓蕾之光】陈年往“师”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神师

我爸说他高二时有个神奇的物理老师,或者说神一般的老师,简称为“神师”。

这位神师姓伍,名哲辉。当时年过不惑,人高马大。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高”。夏天,他永远穿着一件白衬衣,短袖,领子软塌塌的;冬天,在衬衣外面加上蓝色的中山装。整年下身加一条西装裤,蓝色。呃,还忘记了说,所有的这些衣服,都是他自己设计、自己裁,自己剪,自己用缝纫机缝的……一个字“帅”。

虽然他的衣服很旧很旧了,但却干净得像刚洗过的一样。在他的中山装右手边下面的那个口袋里,有一根他早早就准备好的粉笔;如果是夏天,这粉笔就装在衬衣袋子里。

每天,哲辉老师都在物理课的前一节课的下课铃打响的时候,非常非常准时地在学校门口骑着辆自行车出现。他的那辆二十八寸的老旧的布满了灰尘的凤凰牌自行车,最最起码也陪了他十几二十年了。

停了车后,他向着我爸的教室的方向走,走上了校道的楼梯,横过校道;走上通向小操场的楼梯,走过了小操场;走上了通向办公室的楼梯,穿过办公楼的门厅;走上通向教室的楼梯,经过教室前的平地;一个向左转,到了教室门口,物理课的上课铃打响了。

他非常非常准时出现在教室的门前。进门时那个气势哇,趾高气扬神采奕奕昂首挺胸收腹翘臀的,真所谓“霸气四射震撼全场”。就像电视电影里的一样,某某某出场时那个霸气,全场的眼睛都睁得一双赛一双的大,所有目光全往某某某这方向集中,嘴巴也是张得一张比一张的宽,手里的动作全停了下来,都很安静,不动了!课室也是一样,本来闹的声音大得像菜市场一样,结果老师一进来就变成了上述的结果了。

一进门,上了讲台,站到讲桌前,他就轻轻地说:“翻开课本第几十几页!”声音不大,但保证教室里每个人都能听见。哦,忘记了告诉你,他只说本地话,什么广州话普通话都从来没有听到过。

他上课根本不喊神马“起立”“坐下”,一进来就开始讲课。那玩意儿,浪费时间。

同学们听从命令翻开课本,翻开的内容竟然刚好是今天要讲的内容。有些丢三落四的同学要在抽屉书包里翻个老半天才翻到自己的物理课本,等他们打开他们的书的时候,老师已经在黑板上面写字了。

他从口袋里拿出那根早已准备好的粉笔,在黑板上默写下了一道例题。人家老师就算要在黑板上默下什么东西等要拿起课本来对一下字或者标点符号的。可是这位神师却根本不用,而且他上课从没带过一次课本,我们很有理由怀疑他到底有没有课本。真神。

他一边默写着,底下的同学一边看着书,他写一个字同学们就看一个字,他写一个标点符号同学们就看一个标点符号,他写一个数字同学们就看一个数字。写完后同学们仔细一检查:哇!丝毫无错!就连旁边的图都是严格按照比例放大的!

例题默写完毕,他开始讲了起来这道题该怎么怎么应付。但还是有人上课时画画看小说传纸条丢飞机聊天转笔泡妞。有的学生,身上什么玩意儿也没有的,就玩随身带的十根永不会丢失的玩具——手指,抠的抠咬的咬,还能用手指弄成各种花样给别人炫耀下自己的手指骨头多么多么软还软得像泥。有的同学睡觉就算了吧,还巴拉巴拉地说梦话逗得周围的人全笑了,结果老师也没管,都高中了啊。

好了,例题讲完了,他又开始把书上的课后练习题一字不落一字不错地写下来,写完之后又继续讲。

下课铃响了,神师的粉笔居然刚刚好用完,粉笔头从他手中脱离而出,在空中划过一条比抛物线还要优美的弧线,“啪”,粉笔头进了它的最后归宿——垃圾桶。老师到底怎么算的呀,还真够精确的,每次下课铃打响他的粉笔刚刚好用完,课也刚刚好讲完——要不,怎么叫“神师”呢?

我们来仔细地看一下他右手的衣袖吧:真的比粉笔刷还要白!用手指在旁边轻轻弹两下,粉笔灰们用各种优美的姿势恋恋不舍地离开了衣袖,雪花般落到了地上。回家真得好好洗一洗了。

话说这此神师也吸烟。他的那件软衣领衬衣的口袋就显示出一包椰树烟,而且那衬衣穿得那么久,都透明了,连烟包上的每个笔画都看得一清二楚。

他那些旅美的亲戚动不动就给他寄一点钱,所以他的衬衣口袋里动不动就会多出一张一百块。那时老师的工资才四十多块钱,而他袋子里装着的却是他自己两个多月的工资。

所以,他是名副其实的高富帅。

2012年12月

吹水

我身边有两个人去世了,他们分别是暑假君和初二君。只可惜我来不及去厚葬再搭个纪念馆纪念这两位值得广大刚踏入初三的学生纪念的名人,就回校上课了。

我们在上这辈子第一节正式的化学课。

老师是我们的美女新班主任,说今天不上新课,专门“吹水”。我们以为老师在跟我们进行拉家常说规矩打初三预防针等项目的“吹水”。

结果,我们看到老师从从容容地在讲台上拿起准备已久的两根试管,试管里面各装了四分之一管清水,然后往里面各插入一根吸管。老师对大家说:“吹的时候要轻轻地慢慢地吹,别太用力。”

然后,她就含着其中一根吸管,亲自往试管里“咕噜咕噜”地吹气。

吹了没几下,就听见有人叫:“好专业哇!”

全班狠狠地笑。

可是老师居然没有反应。照样吹得旋律优美节奏流畅水花在试管里上下翻腾,许多泡泡从水底的管壁下出生然后冒到水面上去世还不带棺材。

又吹了一会儿,有人问了一句:“水怎么还不溢出来?”

老师再吹了几下,把试管举起来问我们:“有变化不?”

“没——”

“没?我继续吹。”

又接着“咕噜咕噜”吹,我们发现管子里的水开始变白,才明白那是石灰水。

“你们发现了什么变化?”

“水变白了!”

“那,这白得像牛奶一样的液体是什么?”

“石——灰——水——”

有人问老师:“老师这牛奶能喝吗?”然后被广大人民群众用唾沫四溅的嘴巴发出来的声波围殴了一顿,把他的心情揍得鼻青脸肿的,将他的脑筋抽得屁滚尿流。

然后老师给我们讲解了关于澄清石灰水遇到二氧化碳变浑浊的N多知识。

老师准备挑一个同学上来吹另外一管水,她看了看下面死睁着眼睛的同学们,发现N多人把手举得比教学楼还高,希望老师降大任于斯人也,先劳其嘴巴吐其废气锻炼其肺活量。老师的视线转向了坐在窗边的正转过身去说闲话的苏同学。然后苏同学幸运地被点名了。

他上来吹另一支试管里的清水。我们凶恶地笑着看着苏同学吹水,苏同学弯腰驼背低头鼓起腮帮撮起小嘴大手跟捏着根烟似的捏着试管,像和煦的春风一样轻轻吹,可惜我没有看到试管里有春暖花开鸟语花香燕子归来百花齐放风筝满天飞的景象,结果给我们笑得他自己也忍不住了,一不小心太用力,管子里的水飞出了一大堆,溅得满手都是,讲台上还留了一滩。班上笑得更厉害了。他可怜巴巴地回头看着老师,老师很淡定,用唱催眠曲一样的语气,无奈地说:“继续吹,别太用力了。”

苏同学只好继续吹,老师低头看着苏同学节奏悠扬地吹水,看他吹了一会儿,抬起头问大家:“有变化不?”

“没——”

“没就好,回去吧。”

于是苏同学顶着大家混合着同情嘲笑讽刺看热闹兼看笑话的乱七八糟的目光,垂头丧气灰溜溜地挪回座位上去了。

我们乱哄哄地吼着嚷着,非要老师说明一下为啥苏同学吹得像个蛤蟆了那水怎么就不变浑浊呢。老师不好意思地说:“今天第一节课,为了保证实验人的人身安全,也为了对比,这试管里的是清水。”

2013年9月

杠杆

上物理课,这一节是《杠杆》。

上新课之前,老师又按照老规矩专门找那些物理成绩差的同学问课本知识点。答不对或者答不出,老师只问:“说吧,你想怎么样?”

那些答不出或者答错的同学都会百分之百低下头很羞愧地很后悔地很小声地说:“抄。”

“几遍?”

“×遍。”

“什么时候?”

“星期×。”

“好就这么定了就在那天的课间把东西给我看。”

“哦……”

这种对话只有我们班才完全听得懂。

老师回到讲台开始讲新课。

刚才那可怕的气氛顿时云消雾散,刚刚的不愉快好像没发生过似的,老师立马换回高兴的表情,变脸得比“变脸”还快。

她给我们讲了一大堆杠杆的知识后,离开了满是密密麻麻的公式横七竖八的笔记的可怜的黑板,环视教室一眼,往我们第三第四组之间的过道里迈进几步,身体朝着后门的方向,准备走到后门后边的角落里拿扫把给我们演示杠杆是如何工作的。

坐后门有个大个子男生,姓刘,一脸“战痘成果”,学习成绩不怎么好,但是反应快,干起事情总能让大家佩服。他看见老师要往角落里来,他立马冲到角落里替老师拿了一根扫把向老师献殷勤。

坐在课室后部分的同学们松了一口气,他们还以为老师是要来抓某个上课讲闲话玩手机的同学呢,原来是拿扫把的。

老师看见他那么积极,就说:“看在你这么积极的情分上,这次就请你当我的助手吧。”

刘同学非常高兴,张大了嘴巴合不拢来,像刚吃了蜜似的,脸上的豆豆都兴奋得一颗赛一颗的发红光还在高声歌唱着“红星闪闪放光彩,红星灿灿暖胸怀……”。

旁边几个同学一看,屁股立马变成了仙人球,纷纷举起手站起来叫着:“老师!让我来让我来!”

老师回头狠狠瞪了他们一眼:“刚才我来拿扫把你们不积极点现在叫什么叫!”

那几个路人甲乙丙就像被主人无缘无故骂了一顿的狗似的呜呜哀鸣着低下了头。

“嘁哈哈……”班上就跟忽然爆炸似的响起一阵笑声。

然后这位所谓的助手就顶着满头满脸“鼓励”的目光上讲台前边去了。

老师站在第三第四大组之间的过道前,指着她身前对那位可怜的同学说:“来,你站这里,然后大家好好看一看。”

老师让他把扫把扛在肩上。刘同学抓着扫把顶端,扫把剩下的大部分长度都在他身后,剩下的那大部分扫把柄都任老师折磨。老师走进过道里抓起物理课代表挂在桌子旁边钩子上的装满书的布袋,吓得物理课代表大叫:“老师!要拿也别拿我的啊!”老师可不管那么多,直接往扫把的末端也就是扫把毛靠柄一点点的地方一放。刘同学被压得微蹲了下去,嘴里发出异常痛苦的一声“哟~~~”,又颤抖着站了起来。全班都大笑着看着他,他脸上那好像刚吃了虫子的表情外加姿势,很像离家出走的汤姆猫。

“你们看,重不重?”老师指着他问我们。

“重——”

然后老师又把袋子移到中间,刘同学的脸色轻松了许多。

“现在轻了一些了吧?”

“轻了——”

最后老师又把袋子移到肩膀后面的地方贴着肩膀,刘同学的脸色就好像身上什么也没有似的。

“现在轻了很多吧?”老师又问。

“很轻——”

大家第三次带着唯恐天下不乱的笑声大声回答。

那几位路人甲乙丙看见刘同学给老师虐成这个惨样,都纷纷庆幸:还好还好,还好刚刚没那么积极,否则给班上的人笑死了。

物理课代表对着刘同学大叫:“刘!今天晚上微博见!不见不散!大家快拿东西拍啊!”

“且,等你说!我们早拍了。”

“事后诸葛亮!”

几个反应迟钝的同学拿出手机,从不同的角度,把刘同学的光辉形象给拍了下来。

正是:十年后门无人问,一扛成名天下知。

说明:谁要穷究石井中学这么多同学带手机,还敢课堂上玩,请到幼儿园学学什么叫小说。

2013年10月

癫痫病是什么引起的
青少年癫痫病可以治好吗
羊羔疯发作怎么办

友情链接:

刑余之人网 | 高三数学复习方法 | 泰币对人民币 | 精灵大陆 | 芷江房产网 | 池州齐山 | 高斯模糊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