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泳池婚礼 >> 正文

【江南】肖吉村——我永远的牵念(小说)

日期:2022-4-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25年前,我8岁的儿子,赶着我们家的小毛驴,驮着我的铺盖卷,踏着崎岖难行的小道,送我去南河沟搭去城里的车。在此一天前,我接到在延长卷烟厂工作的我的发小,也是我的户下三叔赵国庆的电话,说我分工作了,分到了他们厂,让我赶快来卷烟厂上班。当时,正是9月的天气,麦子没种,秋庄稼没收,我还在村里负责着一大摊子事务,按说,那是绝对分不开身的。可这是我最后的一个机会了,也是我一辈子想跳出大山唯一的机会了。我没有惊动村里人,支使着还不谙人事的儿子,到三十里路上的南河沟去送我。一路上,非常懂事,也非常尽职尽责的儿子,紧跟在毛驴后面,履行着本不该是他这个年龄就开始履行的职责。看着单薄瘦俏的儿子,想着他今后就要一个人承担起家中生活的大小事务,我不禁潸然泪下。我想我这一辈子,真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我自己受苦受累也就罢了,连累的一家人都跟着受累,除了暗自垂泪,还能怎么样呢?

就此别过以后,我在门外混的并不顺利。先是卷烟厂关停,后是分流到富县整整三年上不了班。在这一段日子里,我在延长,四处打工。先后在张驿夫子砖厂,焦家岭砖厂挖土方,卸砖块。繁重的体力劳动,不到半年,就致我双膝发炎,患上了骨膜炎。在再不能从事重体力劳动的情况下,我三叔赵国庆给我联系了到建筑工程公司给装修工打下手的的活什。延长县政府会议大厅上的木质饰物上的油漆就都是我刷上去的。然而,那时候的打工,工资却一时拿不到手里。但生活还得继续。为了一家人,我就四处赊欠。到年底的时候,最多的一家,直欠到1700多元。好的是,给我赊欠的人,好像都不怕我。第一年,没钱过年,光猪肉就送来两个座臀,两个猪头,八个猪肘。那时候,我还没有冰柜,就上顿下顿都是猪肉,直把一家人吃的到现在,一看到猪肉,就如临大敌,叫苦不已。更糟糕的是,后来在富县上了班,却赶上富县正在发展大棚菜事业。我所在的张村驿镇政府,安排我从事大棚落户工作。全镇当年任务是500棚,我一人就完成了110棚。结果是,镇政府后来食言,把我应得的报酬没有得到,就连我出差的几千元差费都不给报销。最要命的是,镇上把一块无人要的大棚地,最后落到了我的名下,我千辛万苦,借贷8万多元,当年建起,当年就被镇政府把水库的水都排到我的大棚地里,把我的10个大棚全毁了。然张村驿政府不但不给我解决,还把我的问题束之高搁,至今都没给我任何赔偿。我欠个人的债务2万多元,无法偿还,就被富县法院用冻结我工资达二年之久的措施才给偿清(那时我的工资是700多元)。也就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我无业可谋,就从小食品批发部批发来每包卖5毛钱,只能赚1毛钱的小食品,蹲到延长县中学门口,卷烟厂大门口去卖。这时,我的邻居赵世炎,无心经营他的小门市,就找到我,让我接他的门市。我说我一毛钱都没有,把你门市接下,弄赔了,给你说书啊!他说不怕的,你只要接就行,钱什么时候有,什么时候给。没钱把货卖了就是钱,你熬煎什么啊?

我是个没主意的人,经他一顿扇拨,就空手套白狼,接下了他的门市。卷烟厂的娃们,好像是故意帮扶我似的,直把我忙的一天城里蹿三四回。记得过年的那天,我一天就销了1700多元的货(我接的门市,当时全部货物才是2000多元)。这一年过年,我再也不用亲戚朋友们给我送猪肉了,而是按家人喜好,喜欢什么买什么,真正过了一个多年来令人心旷神怡的春节。

从这以后,我就一直经营着这个只有一毛钱利润的小门市。朋友们戏说我“有钱没钱,大小也是‘老板’”。 我也非常喜欢大家给我的这个“头衔”。没事时,还常在网上调侃说:“著天下最次文章,开人间最小门市,交世上最好朋友”。可天有不测风云,去年10月的一天,我这个“一毛钱”的小门市,却无端的起了一场无名大火。我辛苦一生,靠一毛一毛积累起来的近11万家当,从人们发现,到40分钟后,就全部化为了灰烬。

火灾发生后,延长在线的朋友们在第一时间里第一个伸出了援助之手。王清明老师和在延长的石风、无一物、宁儿、杨静、一诺、芳之轩等人还专程来到我卷烟厂的家中慰问我。家在延安的西宁听到消息后,也专程来到卷烟厂慰问了我。远在西安的远山和远在山东的刘桂兰等人通过银行也给我汇来了慰问金。还有延安的二元、寒梅,也送来了慰问金。远在周至的李慧,春节放假时,也回来慰问了我。陕北作家张思明也来家里慰问了我。还有王清明老师知道我的电脑烧没了,就把他的一部电脑也无偿给我先用。在短短地不到10天的日子里,我就收到了延长在线的文友们给我的慰问金多达3000多元。我的家人,亲戚,朋友,战友,一时间也给我送来了20000多元慰问金。我由一个身无分文的穷光蛋,一下子就又腰缠万贯了。

用这些钱,在众人的扇拨下,我又新盖了门市,并把这个小门市命名为“爱心小卖部”。待小卖部开张后,我一直想请帮过我的朋友们,还有延长在线的各位文友们吃一顿饭,可他们谁都不肯。我这无功受禄,真正是寝食难安啊,总觉得心里过意不去。就在这个时候,我的一部分文友们,一直扇拨着要去狗头山游玩。那里是我的故乡,也是我这一生一直魂牵梦绕的地方。我的家就在那狗头山下啊!我灵机一动,何不趁此机会,带文友们去我的家乡一游呢?

有一首歌里说:“我的家乡并不美……”可我的印象里,我的家乡却是那样美。缓缓的坡势,纵横着四通八达的羊肠小道,不论你从那个角度出发,都可以到达同一个地点。在这个村子里,没有死胡同,你从来不用担心,从这里进去就会出不去。村里人依湾居住,虽在一村,却李赵分明。古家人最会享受,选择的是村里最平坦、最宽展的底沟湾居住。整个村子,背风向阳。太阳一出来,第一缕阳光就会暖暖地抚在你身上,像三月的婴儿,亲吻着你的脸,你的全身,让你舒坦,及尽享受之能事。村里人,朝出暮归,随着节气的脚步,经营着农事稼穑。春种、夏锄、秋收、冬藏,样样活什都是按部就班,从不会耽搁。与此同时,村里人,还有一个喜好,就是吹拉弹唱,自娱自乐。每到夜晚,老老少少只要一闲下来,就会自发的聚集到一起,你来一段秦腔,她来一段眉户。喜欢乐器的男男女女,就会不失时机的操起乐器为你现场伴奏。整个村子里,一年四季都沉浸在浓浓的文化娱乐氛围里。琴声,笛声,歌声,代代相承,时时回响在村子的上空。

从我离开肖吉以后,村人好像得了感染。以后的日子里,村里的年轻人就都陆陆续续的走了。到我再次回到村里的时候,原有的170多口人的村子里,就只剩下了几十个人。可喜的是,几十个人里,因为我二爸一直健在,村里的吹拉弹唱一直没有中断。

我一直有一个愿望,就是把我二爸的吹拉弹唱给录制下来,可七事八事一直回不到肖吉。就在我为富县水毁我的大棚一事上访期间,他却一病去了。他是那样的喜爱音乐,只要是一见我,我们父子二人马上就是一对搭档。可他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我却没能送他一程,至今一想起二爸,我就不由落泪,总觉得很对不起他老人家。

我把请文友们去肖吉村一游的想法,和延长在线的王清明老师交流了一下,王老师大喜过望,直说好好好!我再和文友们交流了一下,文友们反应也都很热烈,好多文友都在我的空间里看到过我对肖吉村,肖吉人以及狗头山的描述,听说要去肖吉村和狗头山,自然是想去看一看,一探究竟了。

为此,王清明老师在延长在线的“论坛活动”一栏里开辟了一个专栏,题目为《5·1小长假,您到哪里去?狗头山、肖吉村邀您二日游》。消息一出,立即得到了广大文友的热烈响应。肖吉村人听到消息后,也都奔走相告,相互联系,纷纷表示支持。我的堂妹,听说要在村里办联欢晚会,就打电话问,需要她帮什么忙吗?我说,你给咱借一套音响吧。正在上海出差的她,说借什么啊,就买一套吧,就立即打电话让他弟弟花费1700多元买了一套。我的堂弟听到消息,给我打电话说,只要大哥能把这些尊贵的客人请来,白酒猪肉他负责到底,必要的时候,他再联系杀上一头猪,好好的红火几天。我三弟听到消息后说,城里人可能猪肉都吃腻了,他给杀一只羊,吃上一顿炖羊肉。我的四弟和外甥,还有战友说,如果用车的话,就支一声,保证随叫随到。

人说,众人是圣人。有这么多人支持我。我的信心就更足了。特别是我们肖吉村的人,我是最熟知的。我在村里的时候,全村人就像一家人一样,一遇到什么大事情,全村人只要是一知道,马上就会不请自到,主动帮忙。在交通和通讯都不发达的那些年,遇上白事,我们那里都是三天就要出灵。为了及时通知到所有的亲戚以及娘家人,村里就安排最年轻的后生们连夜动身,一般都是赶天明就要通知到亲戚。请娘家的人,还需要和娘家人一同回来,才算完成任务。村里的婆姨女子,这一夜谁都不去睡觉,都主动到事主家来,先领上一斗麦子,马上回去把毛驴套起来就开始磨面。磨完面马上就和起发酵,到天明时,雪白的馒头就一家家都蒸好了。我真无法想像,我们一村人在那几天里,是什么动力能让他们通宵达旦,接连三天,可以不休,去完成这样一件壮举呢?后来的日子里,我慢慢体会到,是亲情!是炽烈的亲情,把一村人紧紧地扭结在一起,因此,才有了一村人的团结,友爱。也因此,才使得我们一村人,不论到了哪里,肖吉村都成了我们永远的牵念!

肖吉村的李兴华,我在村里负责的时候,他负责肖吉村一村民组的工作。我离开肖吉以后,他就接替了我的事务。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曾经是很好的搭档。这次回肖吉,我还没有和他打招呼,他就已经知道了。那是她的一个女儿在西安打工,在网上看到延长在线发布的消息后,就打电话问他,他说村里人没有电脑,还没看到呢。当我回到肖吉村和他商议具体事宜时,他高兴地说,娃们说你要回来闹红火,我还不相信,我想,村里都没人了,你回来闹什么啊,是这样的话,那没麻达!你说咋闹就咋闹,你说叫谁就叫谁,反正一句话:兄弟支持你!

在李兴华主任的支持下,他祥尽的对这次活动进行了安排。据他说,全村上下,老老少少现只有52口人了,连敲锣打鼓的人都凑不起来了。但人家远道而来,我们不能清清冷冷地迎接人家啊!在他的策划下,后来决定让村里回来的人担当这个任务。其它的事务也在他的精心安排下,井井有条。

延长在线也在短时间里,组建起了《延长在线》文友采风团。团长由延长在线翠屏花网站总裁王清明担纲,副团长由陕北作家,原《延长文艺》主编、作协主席张思明但任。团员由谢石、古青峰、张斌(携妻)、冯西宁、二元(携妻)、胡生辉、闫小班、赵安民、赵江龙、韩锦、杨静、白文娟、肖芳、赵晓霞共18人组成。团员里的古青峰,是延长县狗头山史料的第一撰稿人,关于狗头山的详尽情况在网上能查到的,那都是他的大手笔。张斌是原延长县委通讯组记者,现在文化局图书馆任馆长。他不但文笔好,而且出手快,还是摄影的行家里手。冯西宁在油矿工作,是延长油矿村里人读书会重要成员,文章写的好,人也随和,喜欢旅游,只要是延长在线组织的活动,他都是热情的参与,一直是我们延长在线不可或缺的一员了。二元年轻有为,在延安工作。喜欢作文赋诗,也喜欢摄影。这次组团,他羞羞答答地问,可不可带上他的妻子啊?我说好啊,你是咱们肖吉村的外甥,你妻子只要愿意去,咱们肖吉人肯定是非常欢迎的了。胡生辉是延长县第一个出版韵律诗集的人,他的诗集一经问世,就被延长人抢购一空,并得到行家的一致好评。闫小班,我的战友,为人热情豪爽,和朋友肝胆相照。我这几十年,不论有什么大事,都是他亲自驾车,跑前跑后,为我服务。我的家人,亲戚、肖吉村人没有不认识他的。这次为了我回肖吉,他退掉了5·1那天一桩能挣600元的好生意,还把他乐得颠儿颠儿的。赵安民,我的兄弟,是我们兄弟里最人高马大的一个,也是我们兄弟里最能吃亏的一个。我们一大家人的外部事务,全是他一个人操办。我们有什么事,只需吩咐一下,他就会不辞辛劳的去一一办妥。当我们追究他花了多少钱,要给他开账时,他总是大手一挥,开什么账,这么点钱,小意思啦……赵江龙,我的外甥,做事稳健,细心谨慎,凡事交给他做,你就可以放心去睡大觉。这次晚会的音响,影像等的操作和策划,全是他的手笔。韩锦,一个高挑的女孩。在单位里从事文秘工作,同时,掌管着单位的网管工作。她的文章,不但贴近生活,而且可以说完全是生活的翻版,特别是用方言描述故事,简直是活灵活现,就好似你面前发生的事一样。杨静,我朋友的女儿,从小聪明伶俐,活泼可爱,天生一副好嗓子,能歌善舞,对文学同样有着深深地眷恋。她写的散文,大气而又细腻,活泼不失温馨。每每读她的作品,总有一股暖意流淌心头。白文娟,名如其人,文静娟秀,一个很热情很阳光的女孩。她在写散文的同时,还写了大量的诗歌。时不时就发过来一两篇,请我为其“斧正”,可我对诗歌一窍不通,常常是爱莫能助。肖芳,我邻居的女儿。她出生的那年,我离开了拖拉机站。三十多年,没有谋面。是网络,让她知道了我,也是网络,让我认识了她。她有着和她父辈一样的对事业忠诚,对同事热情友好。这次组团活动,她是最热烈的响应者。而且鞍前马后的四处联系人,为这次组团立下了汗马功劳。她写的文章随笔最多,看到什么写什么,扬扬洒洒,收放自如, 真情实感,流淌笔端。她最拿手的还有摄影,任何一个景物,只要一经她的手,就会灿烂如花。就连小小的蒲公英,一经她的手,都会变做一朵堪与牡丹相媲美的靓花。赵晓霞,我同学的儿媳妇。我的这位老同学,不止一次的在我面前夸他的儿媳妇。没想到他夸的儿媳妇就一直在我们这个QQ群里。她说她文章写的很少,能不能参加这次活动啊?我说,你是咱们南河沟人的儿媳妇,回的是自己的家,有什么不能的啊!她原本是打算带女儿一块回来的,后打问到团里人都没带孩子,就临时决定,也没带孩子。

癫痫病治疗方法你知道吗
继发性癫痫能治好
药物引起的癫痫能被治好吗

友情链接:

刑余之人网 | 高三数学复习方法 | 泰币对人民币 | 精灵大陆 | 芷江房产网 | 池州齐山 | 高斯模糊快捷键